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倾天下:妖孽帝王放肆宠

更新时间:2021-01-12 10:23:04

凤倾天下:妖孽帝王放肆宠 连载中

凤倾天下:妖孽帝王放肆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嘉鱼有酒 分类:穿越 主角:林晓月小姐 人气:

完结小说《凤倾天下:妖孽帝王放肆宠》是嘉鱼有酒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晓月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天之骄女穿到了软弱无能的废材七小姐身上,刚穿越过来,就被遭遇毒杀。意外生存,她发誓要让这具身体的主人不再懦弱,学武术,善“作战”。从此南宫潇强势崛起,成功吸引了妖孽帝王的注意。突然有一天,他将她拦着身后,强势宣告:“今日起,可以欺负南宫潇的,只有本王!”后来她问:“你想怎么欺负我?”“你说呢。”说完妖孽帝王勾了勾嘴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今这酒肉都在这里面,你遣人来自取就是了。”南宫潇湘把装酒肉的布囊握在手里,让他们来取。   肯定是没有那么简单的。胡子爹使了一个颜色,一个膀大腰圆的大汉就走出来。扎了一口四平马,就从南宫潇湘手中去夺那布囊。   哪知道那布囊就像长在南宫潇湘手中一样,居然纹丝不动。大汉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双手并用,手臂上的青筋爆裂。这样的力道,即使是野猪皮的背囊也都撕开了,可那布囊却依然纹丝不动。   是南宫潇湘将玄气注入布囊之中,现在布囊与她已是一体,能够撕开,那可就奇了怪了。   “你们不是自恃力气大么,在我看来,不过如此罢了。”南宫潇湘的表情都丝毫未乱,好像是信手捻着一般,没有耗费一点力气。   那胡子爹却看出些门道,喝退了那大汉,看来是要亲自动手了。   “原来你是玄门中人,怪不得有此造诣。”他又凝神静观,“四象一阶?这般年轻就有四象一阶的境界!你此来不为借宿,只为寻衅而来吧?”   “我听闻这流觞国的庙中有一班花子喜欢欺负人。我也是欺负惯了人的主儿,倒想见识一下他们如何欺得。又听说他们平素里多行仗义,这才以礼相待。如果你们一开始就恭敬相求,这酒肉早就跟你们分了。越是强索,我却越是不让!”南宫潇湘也是倔犟地很,虽然不是一心挑事,但也是很容易和人起争端的。   “这些只是规矩,我看你是落难之人。可有心加入我们铁花子会?”那大胡子却是个识英雄重英雄的人,想邀南宫潇湘入伙。   “天下职业那般多,我为何要做什么叫花子。”   “没有见识,我们可不是普通的叫花子,我们是……”旁边的一个人几乎要脱口而出,大胡子立刻将他制住。这其中的门道,一个年轻人还不能领会。   南宫潇湘却是猜出一二,这帮叫花子背后,应该还有一个极有威望的主家。   “我不管你们背后是什么人,想要抢得吃食,就得凭一身本事。想报字号?还混什么江湖,在府中高坐岂不是更加安逸些!今天你们先是动强,再是劝我入伙,最后又要威吓。我今天倒真想见识一下了!”南宫潇湘最恨那些仗势欺人的。他们不闹这一出还好,这样一弄,南宫潇湘更加不依不饶了。   “你不愿加入我也不勉强,就请离开。今天算我没道理,失了一成。倘若你还想逗留在这流觞国,就不要在这里搅事!”大胡子不想南宫潇湘刨根问底深究下去,于是就送客了。   所以人几乎同时看了一眼门外滂沱的大雨,知道南宫潇湘是绝对不肯从的。   “这时候你要我出去,就是你从头到尾以来最大的欺辱了!”南宫潇湘生气了,外乡人又怎么样,雨夜将人赶出门外,哪有这样的道理。   南宫潇湘不走,用指头将大胡子的刀格开,自在榻上卧下了。我就是赖着不走,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大胡子见她不走,唯恐坏了大事,就故意吓她说:“你只见我的四门刀法,却未见识过另一路玄气四门刀!”   南宫潇湘早知道他是玄门中人了,从他一出场南宫潇湘就从气合眼探得:此时是四象一阶。其气门充盈,比一般的武者更加精进浑厚。   若单以玄气论,南宫潇湘也要输他半筹。但这半筹之间,可以用招法找补回来,并不是多么大的差距。   南宫潇湘倒真想见识一下他的玄气四门刀。这是南宫潇湘第一个正面交手的,使用玄气全套武艺的强手,机会不容错过。即使败了,灰溜溜滚蛋就是。南宫潇湘把胜败看得很淡,只看重每一场战役中的成长。   大胡子也感受到了她的一身傲气,不能动强,也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说道:“罢了,都是落难之人。住下就住下吧,也不缺他这一号。”   南宫潇湘没想到这等厉害角色也会认怂,若不是心中背负大志向之人。怎会在南宫潇湘如此咄咄相逼之下,还能保持着怒而不发。真不是凡人!   这样一来,南宫潇湘倒是没法发难了。那就算了,明儿个一早就去找那店小二,谋份好营生。   “胡子爹,按照规矩。他想留下来,必须给哥儿几个打水洗脚。”这时候又有个小弟出来找不自在。   他立马就遭到大胡子一通训斥:“就显你能耐,就显你最快是不是!你给我滚到梁上去!”   “没想到大哥你有此雅好呢?我也乐意奉陪!不过我的指力比较大,不知道你们的玄气是否武装到了脚趾呢!”南宫潇湘发了狠,一双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小兄弟你误会了,我无意与你冲突。你爱住就住下,不爱住就走人。我明日有大事在身,不宜与你多做争端。”   大胡子这么说着,就收刀入鞘了,他的玄气四门刀,始终也没有显出身手来。   南宫潇湘觉得,自己再也不依不饶下去也是不合适。于是那帮人就又回到大梁上。   南宫潇湘潇湘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宽敞的地方你们都不睡,非要睡到大梁上呢?”   “一为练功,二为警戒。”   “练功,这是练得哪一门功夫?”南宫潇湘知道天下武学的奇绝,原来的古墓派还有一门睡绳的功夫,主要是锻炼心性。心如止水,身悬一线,才能在那一线方寸之地安睡下来。   可是眼前的横梁,却不知比绳子要宽敞多少,这能练出什么功夫来呢?   南宫潇湘十分好奇,就飞到横梁上偷看。没想到就这么一根横梁,在几个大汉身下当然会显得细小。居然满满当当睡下了七八个人。   那也不叫睡,因为根本睡不下。他们四个为一组,互相抵足而眠。也互为犄角,互相勾住才不至于掉下去。   不是为了平衡性,这又是练得什么功?   可是不得不说,看着这么多条大汉互相勾着臭脚丫子,南宫潇湘从心里觉得有些不适。怪不得他们老让新人给打水捏脚,原来每晚都是脚部发力啊。   只有大胡子一个人是单独睡的,他只用一只脚勾住横梁。鼻腔里发出呼噜声,打得那把胡子也是一噘一噘的。   而且他的警觉性也非常之高,南宫潇湘只是扒着大柱凑前看了一眼,就被他发现了。   他突然睁眼,厉声道:“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看看。”   “我先前说过了这是我们练功的方式,你不问就看,这是偷师,江湖大忌!”   “这有什么好偷的,即使我想学,也找不到这么多双臭脚啊!”   看都看了,南宫潇湘现在说自己对此不屑一顾,似乎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   大胡子跳下来,其他人也跟着跳下来,他们眼神都变了。气氛不对劲。   “你偷学了本门的四门刀法,要么进入我们,要么就死!”这次不是大胡子直接发言,而是旁人说的。   原来还惦记着这茬,一心想拉南宫潇湘入伙。这也真是难为他们了。你想想啊:一个只有九人的门派,江湖上随便拉出一杆子路匪强盗都比人多。没有经过任何江湖同道认证,真要拉出一杆旗来,说不定还是拿米面子糊的。   道场就更不想了,这城隍庙就是。白天随便拿草扎个灵符诓诓信众,结伙出讨吃食。晚上就回来梁上练功。寒冬腊月间,给他们一篓子炭说不定就要高兴出鼻涕泡来。   这样一般人马,这样一伙子人。南宫潇湘从不嫌贫爱富,却也觉得他们的寒酸和他们那种近乎可笑的执念简直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们一直强调的“规矩”二字,估计也是他们自己商量出来的。怕人并不知道,却也没有不知者不罪一说。只要你犯了,就得强行拉入伙。前提是你得有玄气的底子。   南宫潇湘不难想象,他们是怎么从当初可怜巴巴的一两个人,一直壮大到今天这么浩浩荡荡的九路人马。没错,一人各执一路,总共九路。   一年来城隍庙借宿的那么多,总有那么几个又傻又面又好忽悠的玄气修炼者吧。   可南宫潇湘显然不属于这一类。“别逗了,看一眼你们睡觉就成偷学了?那你们干脆把身边的蚊子苍蝇蟑螂啊什么的全部拉入伙得了。搞不好,你们还真成武林第一大派了。”   南宫潇湘的嘴很毒,毒得让人翻江倒海。   “我们之中,只有胡子爹一人能够独耍四门刀法。我们其他八个人,每人各使一门,组成两路四门刀阵。所以我们一共十二门,相信天底下没有任何个人能够胜过我们!”   忽悠的本质,就是创造出一种虚妄的强大。即使他们连流觞国也没有出过,也要告诉他们,所谓天下是个人人可欺的小朋友,你可以轻松撂翻他。   “九个打一个,说得好像还很荣光一样。我不能代表整个天下,却也要为无故的天下争得一个公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