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在古代为妻

更新时间:2021-01-13 09:14:51

在古代为妻 已完结

在古代为妻

来源:落初 作者:丁小乔 分类:穿越 主角:王老二 人气:

经典小说《在古代为妻》由丁小乔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老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千年的爱恋,只为那一段旷世奇缘。  他偶遇一小院,没想到对里面的古槐树倾心如故。  他用笛声相约,她终于现身。  一个是现代的时尚男子,一个是古代的大家闺秀,  怎会在另一个时空里遇见她和他?  她,痛失真爱,为这段爱追寻千年。  他,月白玉影,温文尔雅,  是自私,抑或是为爱放手?  是懦弱,抑或存难言之隐?  从前与现在,他将如何抉择?  一切的一切,究竟缘何而起,缘何而灭?  追根溯源,竟然皆是因情而起……  槐树花飘飘,是随心,随缘,随性,  还是反抗命数,扭转天定。  琴声袅袅,为爱,无悔岁月轮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小贝依然背着书包去上课。在走之前他依然闹着大浪,依然闹个不停。

大浪明明在小贝第一天进来的时候看着他的脸上有着惊恐的感觉,可是此刻好像没有了,好像在和别处住的时候是一样的。

大浪这两天是异常的幸福的,大概小贝也是,据说幸福也会传染的。如果说幸福是传染,那应该是感染的。

一梦的电话不停的打来,每次大浪都感觉到幸福,一梦也幸福,继而是这种感觉传染给了小贝。

“师傅,我上课去了,你可以对月独自的思念师母去了。”小贝一边走出去,一边笑嘻嘻的和大浪说着。

大浪只是看着他道,“不许逃课,不管是什么课都要上完,老师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拿着陪我作为逃课借口的。”

小贝一听到大浪这样说了,觉着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人家是陪他的,他都不知道,只是悻悻地说,“好吧,师傅。你也注意安全,不要乱跑。”

大浪看着小贝走出门去的后背不说话,这个孩子虽然人不大,但是挺达礼的,知道大浪在这个屋子里害怕,故意的早来。其实大浪的心思他是不会知道的。今天说了他,大概不会提前,只是下了课后才回来。

夜幕又快要降临了,大浪在窗前坐下,看着那棵古槐出神,至于出神的原因真的不清楚。为什么他会迷恋那棵古槐。

他可是有妻子啊,他的妻子温柔娴淑而且异常的聪慧。

人这一生总要结结实实的谈一次恋爱的,早不来,晚也要来。早来总比晚来好。爱情来得早,是享受;爱情来得晚,是麻烦……

大浪忽而反应过来,感觉自己的思想是长毛了。怎么总是胡思乱想,怎么总是往爱情上靠呢?

当外面的灯光徐徐亮起的时候,大浪慢慢的走了出去,他仍然拿着他的笛子,他的笛子就如同一个信号。他一吹她便可出来。

这一次,他没有吹着过来,坐下后才把身上的笛子拿了出来,继而看着古槐道,“让我为你吹一曲吧?”

这次他没有吃起来,刚刚把笛子放在嘴边,莎莎就飘然而至。

大浪看着她,放下笛子笑了,道,“我还没有吹笛,你就出来了?”

莎莎也笑笑,道,“你是没有吹笛子的,但是我听到了你的声音。”

大浪笑了,很想说,你在那里可以听见我说话?但是没有问。只是示意她坐下。

莎莎规矩的坐了下去,大浪看着她笑了,在生活中他好久没有见到哪个女子可以有这样的坐姿了。

大浪道,“昨晚说到你等待的人,今晚上可以说说吗?”

莎莎乐了,道,“我生于唐朝年间,是一个财主家的小姐。”

大浪,道,“距现在一千多年了?”

莎莎点点头,道,“是的,一千多年了。”

莎莎抬起头,时光仿佛回到了一千多年前。

幽州城里有一户富裕人家陶富贵。这家是做买卖的,主要经营马匹之类,和当时的朝廷挂上钩,自是赚钱。

家境异常的殷实,自是妻妾成群,说也奇怪,这么多房妻妾竟然没有多子多孙。膝下只有一个儿子陶毅。陶富贵自是万般的疼爱。

陶富贵每次进马匹之前都要自己先带上几个仆人去很远的地方考察,考察之后才会决定是否购买。这次陶富贵也是带着几个仆人去很远的地方。

一日到了一个镇子,镇子里稀稀拉拉的人群,好像渺无人烟的样子。几个人长途的疲惫此时早已经口干舌燥了。

陶富贵道,“我们此时可以找个吃饭的地方填饱肚子的。”

“是啊,老爷。”几个仆人也跟着应和,陶富贵知道他们确实饿了,需要找地方好好做下休息一下了。这跟着自己的长途跋涉的外面跑也不容易了。

便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几个人,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随从小七道,“小七,你去看看附近有没有饭馆之类的。”

“是,老爷。”小七打马离去。

张三走到陶富贵的面前说道,“老爷,这个镇子很是奇怪,虽说看上去像个镇子,可是好像没有人家?或者是有人家有逃走了般?”

陶富贵看了看四周,也点了点头道,“是啊,我看着这一带也荒芜,这么肥沃的土地怎么会没有人住呢?”

李四走了过来,道,“老爷,要不我们买点地方,在这里驻足。”

张三瞪了李四一眼,道,“谈正事呢,净扯些没用的。”

三个人正在这里扯着口舌,小七打马走了来。

众人看到小七的脸色就知道肯定寻得了去处,眼巴巴的看着小七。

小七到了陶富贵面前立刻下马道,“老爷,前面有个客栈,就在不远处。”

“好!”陶富贵哈哈大笑,道,“跟我走。”

一行人马顺着小道而来,走不出一里路的光景,却是前面看见了一面插着的已经发了黄的旗帜,上面显明的写着四个字‘善缘客栈’。

张三看到这里,乐了,追到陶富贵的身旁道,“老爷,我们总算找到地方了,一看这家就是个积德行善的人家,连善缘二字都打了出来的。”

陶富贵也笑了,虽说在幽州城他无半点官职,但是他的钱财可以够所有的幽州城的百姓生活了。如此多的钱财,陶富贵便知是自己行善的结果,于是经常的接济城里的人。

这里的百姓对陶富贵自是异常的爱戴,陶富贵也就越发的积德行善了。此时看到旗帜上随风摇摆的前两个字感觉是到了自己的家一样。

一行人嘻嘻哈哈的前走,里面早有人笑嘻嘻的过来迎接,道,“各位客官里面请。”

看到迎来的小二灿烂的面孔,陶富贵一行人马匆匆下马,对小二报以笑容。

“见到小二很高兴!”小七调皮的对着小二说着。因为陶富贵对大家异常好的缘故,所以这些人在他的面前自是不拘泥于任何形式,什么都说,大家自是开心。做起事情也方便,而且所有人都卖力。

一行人随着小二走进客栈的院子。

前面的整个小庄子虽然看上去有点凄凄惨惨戚戚的,但是此时这里却不一样。绿树盎然,到处是春的点缀,不论是花还是草都修剪的整整齐齐,一看上去就知道这家店主是个异常懂生活的人。

进来之后,陶富贵乐了,他喜欢这种荒山野外碧树成荫的感觉,虽然这里不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但是这里的感觉已经非比墙外了。

早有人拿过凳子来,放在陶富贵的脚下,陶富贵看看小二就这么坐下了。他看着他手下的随从都在疲倦的站着,便问道,“你怎么知道先送凳子给我呢?”

小二笑了,道,“在他们面前,你才是爷?”

陶富贵今天很有兴致,其实他这个人是最没有架子的人,一点也不喜欢摆谱的,无论是穿着还是为人,都是如此。

要说块头和穿着,其实他们这里的每个人穿着都不错的,尤其是张三和李四都是大块头,出去都是老板的感觉和架势,表面上看很像爷,只是不知道今日为何小二一眼看出来了呢?

闲来无事,陶富贵就想逗乐子,希望小二可以说出来。便道,“这么多人你怎么知道我是爷?”

小二道,“爷的气势不是穿着和长相,而是自身散发出来的,您就这么随意的走路,自身散发出一种独有的不怒自威的气息。”

陶富贵乐了,今天竟然有人这么的夸他,而且夸得这么的好听,道,“来人呢,赏钱。”

有人走来给了一些琐碎的银两,小二拿着高高兴兴的走了出去。

大家纷纷落座,这时候早就有老板过来了招待。这老板出来招待还真是新鲜的事。陶富贵乐呵呵地看着他。

四十开外的年纪,一身短打,头发只是简单的在头顶挽了个发髻的。白衣青衫很是肃静,大概行善的人都是这样子的吧?

只是他眉宇间不是很舒展,好像是有什么怨气一样。陶富贵静静地看着他,想着问题,在他的心里,心善的人应该是如他那样,心宽体广、整天乐呵呵的。可是此人为何如此的犹豫呢?

陶富贵想了很久,实在没有什么好的理由去说服自己,大概是因为心中有着某些怨恨,所以才参佛的吧。

老板看着陶富贵在看他,走了过来,微笑着在陶富贵的身边坐下。

陶富贵看他坐下,继而稍微的扫了一下这个院落道,“一看这个小哥很勤快啊?小院子整的这么齐整,这么的优美。”

老板笑了,道,“愚兄姓李,常年的在这山下经营这这个小店。”

陶富贵历来就是个生意精,此时喜上眉头,道,“多好啊?我看这方圆几十里,可能就一家你的这个店吧?这南来北往的客,一年算下来也该不少了吧?”陶富贵边说着,便喜滋滋的碰了一下李老板,继而道,“李兄,这可是一桩大买卖啊。”

李兄无奈的站起来道,“哎!各行有各行的难处啊,你不在这里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我自是不便说了,你们吃完了饭啊,就离开吧。”

本来好好的,店主李老板一这样说话。陶富贵本来就是菩萨心肠,此时倒是站起来问道,“李兄啊,有话可以说明白的,这事情啊一个人装着是十担重,这要是说出来啊,就只有五担重了。”

李老板只是回头对着陶富贵笑笑,道,“谢谢这位爷的好意了。这十担重我还是都挑着吧。”李老板说完,走进了弄堂,刚才陶富贵怎么让他说,他都不说,陶富贵倒还觉着有些尴尬。

此时小二都已经把院子里的桌凳整理齐了,道,“各位爷,可以开饭了。”

这个小二说完,早有其他的小二送上了美味的山里菜。

陶富贵看着一个一个的小二乐了,真没有看出来,这家普通的店面的小铺,这么多的小二,此时就换了三个了。

一般的这么大的小店也就三四个人,可是看上去他这里还有做饭的、砍柴的、拉客的,看来规模还是不小的。

陶富贵在这里盘算着,此时给他单摆的一桌已经摆好了放在他的面前。

陶富贵看着香气扑鼻的山里菜,感到很有感觉。无非是些野鸡、野兔、小鸟、山里的野蘑菇之类,但是异常的有食欲。

这不是自己长途累了,就是饿了的缘故,看着一桌子的菜和手下几个人就这么吃起来。底下的人很没有吃相,狼吞虎咽,反正在陶富贵的面前都是自由惯了,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了。

陶富贵也不管,只要他们吃饱即可。

在自己感觉稍微有些吃不进去的时候,陶富贵忽而对着他的几个随从说,“你们多吃一些,我刚才简短的看了一下山路,觉着这个山我们穿过去要很长时间的。所以,吃饱了才有力量,而且半天都遇不到客栈的啊。”

“是,知道了。”大家一听是鼓励吃饭,自是齐声相应着。

在一边伺候的小二,听见他们自己人在说话,快速的闪到一边,继而是退了出去。

“老爷,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了,味道美极了。”小七在看到没有其他人,都是陶府里的人的时候说道。

“那是因为你饿极了。”李四接过话茬道。

“我说的是实话,难道你觉着不好吃吗?”小七说着要去夺李四手里的筷子。

陶富贵看到这里道,“好了,不要闹了,吃完的休息,没吃饱的继续。”

大家不再吭声,此时小二走了过来,走到陶富贵的身边,道,“爷,您说一会要穿过前边的山路对吗?”

“是的。”陶富贵答道,“谢谢你们的午餐,美味可口。”

小二不说话,只是转过身子看了看四周,像是有什么话要说。陶富贵看到这里道,“小二,有什么话就说吧,无妨事的。”

小二只是蹑手蹑脚的走过来,走到陶富贵的身边,附耳贴着道,“你不知道的,山路太长,你们一下午的时间根本穿不过去的,还不如明早再做打算。”

小二说完,陶富贵惊讶的看着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