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婚然心动:总裁的独家盛爱

更新时间:2021-06-09 22:54:17

婚然心动:总裁的独家盛爱 连载中

婚然心动:总裁的独家盛爱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夜潇湘 分类:都市 主角:宁婉鱼乔烟 人气:

《婚然心动:总裁的独家盛爱》为月夜潇湘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新婚在即,宁婉鱼被未婚夫抓到了出轨视频,怒指她不守妇道。 小女人有屈难申欲哭无泪,竟还遭到绑架。 床上的男人轻烟慢吐,随意的道,“把孩子给我,我让你走。” “孩子,什么孩子?” “你给我生的孩子。” “我什么时候给你生过孩子?” 从初遇的那一刻起,龙耀阳便把小女人装进了心里,宠她上天入地至真至宝。 “龙耀阳。”小女人忧心的问,“如果有一天你心爱的女人带着孩子回来了,我这个替婚的你打算怎么办?” 男人眯眸浅笑,替婚吗?你把叔叔伺候好了,分分钟把你扶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人睁着清澈水润的大眼看他,眼底盛满委屈。

  林千业的心尖一动,喉咙酸涩,咬着牙,狠心的撇开脸,把手垂下:“背叛我,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宁婉鱼?”

  坚强的心被沉重一击,小手抓着衣角恨不得撕裂:“千业?”她委屈的叫:“我没有……”

  不想再听她狡辩:“起来,跟我去法院撤诉。”这是他今天来的目的。

  上前一步就要抓她。

  小女人摇头,倔强的往后躲:“不,我不撤诉。”

  在他皱眉瞪视时咬着唇把目光转开,口气坚定:“我一定要告他。”

  已经臭名远扬了,现在还怕什么?

  倔强的小脸挂着柔弱,可性子却是那么烈,那么犟,不撞南墙不死心。

  “宁婉鱼!”男人气极般的怒吼。

  她撇开目光,狠狠的咬住下唇。

  “反正也没人相信我,所有人都认为我是贪婪成性的绿茶婊,为了钱,为了龙少夫人的头衔背弃你爬上别的男人的床,连你都是这样认为的不是吗?”

  她看过去,男人却厌恶的把头转开。

  苦涩一笑。

  空洞的眼扫过一地的狼藉,被砸碎的电脑,被踢到床下的手机,被撕裂的衣物。

  事以至此,她便没有退路:“千业,我绝不撤诉,你不要阻止,反正我们已分手……”

  “宁婉鱼……”

  女人被他粗鲁的扯了起来,咆哮:“你觉得这样闹有意思吗?你到底是要告他,还是在报复我,想要毁了我?”

  什么意思?

  她的手腕被掐的生疼,却在他质问的眼神下懵了。

  看她那么迷茫,林千业嗤笑起来,将她推的踉跄。

  “我和你一个月后就要结婚的消息全海城的人都知道,你把这顶绿帽子公开戴在我头上,宁婉鱼,别告诉我你没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还是说,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千业……”她上前,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想过,想这样告诉他。

  可那个男人如避蛇蝎般向后避开她的亲近。

  厌弃,嫌恶,这样的举动在她的心上狠狠捅上一刀。

  “我们已经分手,我的事……和你无关。”她是这样想的。

  林千业却冷笑,额头爆起青筋,用力抓着她的肩膀:“谁会相信,这个圈子里有一点污点都会被人诟病,你不知道?”

  她从他的眼中看到面目苍白的自己,眼底的泪烧干,只剩苦涩。

  她的存在已成为这个男人抹不去的污点,而她竟不自知。

  多么愚蠢。

  不想从他眼里看到鄙夷。

  她垂了眉眼,望着一地的残骸,僵硬的点了点头,“好,千业,我答应你去法院撤诉。”

  心底的委屈被她生生咽下,伤口剥开。

  撤诉,等于认同了侮名。

  下楼时,陈旧的小区花园里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张嫂说的女人就是她吗?背着自己的未婚夫去勾搭别的男人,结果被踹了还去诬告人家?”

  “对,就是她,你看长的那狐媚样子就不是好东西,和她住同一个小区都觉得恶心,空气里好像都有那下贱的味道。”

  林千业狠狠的瞪过去一眼,之前还在窃笑的两个女人立刻掉头闪人,他脸色难看。

  宁婉鱼走在前面,看到她孤单落寞的背影心痛如绞。

  想起五年前第一次见到她时那倔强不服输的样子,撤诉,对她来说就等于认输了不是吗?,她从不认输,却愿意为他忍了下来。

  法院门口,宁婉鱼缓慢的步下阶梯,盯着宾利车旁不停抽烟显得烦躁的男子。

  曾经,他那么意气风发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现在却是苦涩。

  如果没有那段视频,他们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呢?

  来到男人的面前,垂头:“我已经撤诉了,千业。”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泪,转身要走。

  林千业却扯住她,在她诧异看过来时又迅速松开手,转头,将一张房卡塞进她手里。

  “云邸公寓是我之前用你的名义买的,以后,你就住在那里吧。”

  “我不要!”烫手山芋一样的躲开。

  她不要,她真的不要。

  那本该是他们的婚房,她受不了。

  可林千业却强制性的抓住她,不顾她的心在淌血愣是把那张房卡塞进她手里。

  “如果你不想住,就把那个房子卖了,至少不会饿死。”

  他一手扶着车门,说话的声音因为心痛僵涩暗哑。

  “你的事全海城的人都知道,没有公司会请你,也不会有人愿意租房子给你,海城,你已经待不下去了。”

  他顿了顿,宁婉鱼看到他握住车门的手露出青筋,一层一层的泛白:“就当这是我最后一次爱你,卖了那房子你就是不工作也不会饿死,以后,好自为之。”

  “千业……”

  没再看她,害怕忍不住心痛,他坐进车里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车影越来越小,直致消失,宁婉鱼抓着手中那张薄薄的房卡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那是她深爱了五年的男人啊!

  绞痛的心脏疼的让她窒息。

  不远处白色迈巴赫车里,驾驶座的聂新盯着前面哭的颤抖的小小身影,于心不忍。

  “龙少?”他回头。

  后座的龙耀阳眯着眸,盯着窗外那道蜷缩成一团的小小身影,吸了口烟,轻按眉心。

  一个电话插进来:“龙少,那家杂志社已经封了,可诉讼的事传播的太快,从个人的交流平台一个一个封还需要时间,幕后应该有人操控。”

  “查。”放下电话,龙耀阳又吸了口烟,讳莫如深的琥珀瞳仁始终定在窗外那娇小的女人身上。

  揉揉太阳穴,她含泪瞪视的眼又在脑海里浮现。

  一个星期都是如此,她哭红着委屈又怨怼的视线总是在眼前挥之不去。

  他的凶,他的冷,从来不是对她。

  “聂新……”他要说的话被一阵手机铃音打断。

  拿起来,看到上面的名字,脸色骤沉,接听。

  “是我让邱堇回去陪你,还是你过来,自己选。”

  龙耀阳阖目:“妈,我正在开会……”

  “如果你不想和邱堇定婚,我给你安排相亲。”

  “妈,我在开会,晚点打给你。”

  那边传来一道嘶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你还在找那个贱女人对不对?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你和她在一起,你想都别想……”

  嘟嘟嘟嘟……

  电话被一阵风音声取代。

  龙耀阳将吸了一半的烟在指尖掐灭,视线又朝窗外望过去,深邃,内敛,晦暗不明。

  “聂新,我很久没宠女人了吧?”

  前座的男人回头,蓦然的看着他。

  龙少是很久没宠女人了,宠一个,弄的自己遍体鳞伤,他还敢宠吗?

  龙耀阳把玩着指尖已熄灭的烟,唇角勾动,神态淡然,又像带着几分自嘲。

  “突然又想宠了。”

  他的目光往窗外对了过去,打开车门,弹掉手中的烟蒂。

  冷俊矜贵的男人长腿着地,微风拂动他笔挺的西裤恣意飞舞。

  金色光灿在地上倒映出他挺拔的身影,熨烫的一丝不苟的黑色衬衫,领口松开两个扣子,袖口向上卷了两节,露出精壮的手臂。

  迎风而立,高大的身躯迈动到她面前,挡住她头顶的光线。

  哭的正肆意的她竟没注意到有人靠近,直到那双黑色埕亮的皮鞋映在眼底。

  抬起泪痕斑驳的小脸,认出他的面孔,吓的一滞。

  往后一退防备瞪他:“你来干什么?”

  修长笔直的腿弯曲,那男人在她面前半蹲下来。

  眯起深邃又闪过心疼的眸,抬起手,摩挲着她脸上一道被尖锐指甲划过的血痕:“挨打了,嗯?”他问。

  被他碰触的皮肤一阵颤栗,宁婉鱼惊慌的站了起来,往后躲:“你别碰我。”

  她往后躲开,抹干眼泪,幽怨的视线瞪着他。

  龙耀阳缩回手,没有异样,单手插进裤兜站起来。

  一米九的孤傲身高挡住她面前的光,阳光打下来的侧影挺拔完美。

  黑色衬衫包裹住他健硕的胸肌,笔直修长的腿裹进烫的一丝不苟的西裤,站在她面前,冷俊矜贵,气势逼人。

  墨黑的发随风扬起,声音哑然带着磁性:“聂新,去买药。”

  “不用。”她很快拒绝,转身就想走。

  她要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不想和他接触。

  可脚刚刚踏出一步,手臂就被抓住,微微用力她便动弹不得。

  就像那日一样。

  她的眉头一蹙。

  “聂新,去买药。”他盯着她闪烁不定又带着惊慌的眼。

  抬手,轻抚她脸上的指痕:“把动手的人丢进警局,没我的话就在里面一直待着。”

  “我都说不用了。”女人用力的甩手,挣扎,躲开,被他碰触的皮肤像着了火一样。

  “报不报警是我的事,不用你多管闲事。”

  倔强的大眼与他的琥珀色对视,微风吹起她的发,透着清冷,拂过他的脸颊。

  异样的熟悉感觉挠着他的心尖,俯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不顾她的挣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