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至宠新欢:老公,玩个心跳

更新时间:2021-06-09 22:57:40

至宠新欢:老公,玩个心跳 已完结

至宠新欢:老公,玩个心跳

来源:落初 作者:十一枂 分类:都市 主角:乔安冉沈二少 人气:

火爆新书《至宠新欢:老公,玩个心跳》是十一枂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乔安冉沈二少,书中主要讲述了:【真的甜的不要不要的】据说,薄太太是脑子被门挤了,所以和江城那个权势遮天冷漠矜贵的男人离婚净身出户,后来被媒体问起,薄太太只留了一句:“他肾不好,夫妻生活不协调。”他的身边有了新欢,有了未婚妻,有了新的生活,夜晚却与她耳鬓厮磨,暧昧的不行,“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是男人,你是女人,你说,我想做什么?”他笑,“说我肾不好,是因为没把你喂饱?”“……”后又传ME集团太子爷高调复婚,媒体追问薄太太为何复婚,她看着远处笑的风华绝代的男人咬牙说,“他身心健康,无不良嗜好,且温柔体贴,是成为老公的最佳人选!”“……”媒体默,‘温柔体贴’这个词儿真的确定是来形容那个铁腕狠辣的男人的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乔安冉打了个‘OK’的手势,弯身进去,车内灯光柔和的让人身上划过一道暖流,她瞧了一眼优雅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男人,小心的坐在他的对面。

楚啸坐在副驾驶上,将隔板降下来,询问她现在的住址。

“十音坊。”乔安冉抬眸看向楚啸,朝他微微笑,“谢谢。”

听到这个小区名的时候他看杂志的手指顿了一顿,眸中似乎有芒光划过,随即收敛起来。

车子开走,在车外站成一排的保镖们才敢出声,议论纷纷:“刚才我没看错吧?那个女人身上穿的……是四少的衣服吧?”

“绝对没错,是我亲自给楚特助送上去的,怎么可能有错?”

另外一个扯了扯唇角,“四少可是有洁癖的啊我天……他竟然让一个女人穿他的衣服?这恐怕是薄太太才有的殊荣吧……陆小姐可是从来没有过,连薄少的外套都没碰着过啊。”

“嘘,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的,小心让有心人听到撕了你的嘴。”

八卦过后,几个人恢复不苟言笑的状态,认真工作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车厢内的气氛弥漫着淡淡的低气压。

乔安冉抬眸看向坐在不曾跟她说过话的男人,发顶一个小小的阅读灯投射在杂志上,而他的俊雅始终隐匿在黑暗中,棱角分明的仿若染着冰冷的凉意。

她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纤指紧紧的捏着膝上的包,深呼吸,“薄少,你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他送她回去,绝对目的不纯。

男人终于抬眸睨了她一眼,翻了一页杂志,清淡而平稳的声调:“我在给你反悔的机会和思考的时间,赶快想。”

就知道绝没有送她回家那么简单。

说实话,她还没有想好。毕竟岑欢那样警告过她,而今天她也深刻的感受到了,薄靳臣从来不是她能惹得起的男人。

她觉得她当时敲那扇门的时候绝对是手抖了!

车子平稳的停在十音坊小区单元楼的楼下,薄靳臣手中的杂志也随之合上,俊美如铸的面容微抬看向她,“想好了?”

她美丽的脸上堆着笑,“想好了。”

楚啸下车打开车门,她偏头看过去,动作迅速的弯腰下车,她的答案再明显不过,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表情晦暗不明。

只是她没想到她下车后,他也会跟着下来,长腿迈下来,颀长而高大的身姿在这样再普通不过的小区内一站,赏心悦目的风景线。

十音坊住的大都是些白领阶层,基本都是在这里租房子,这样上班比较方便,最大的户型也只有三室一厅,若不是因为她,估计薄靳臣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他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她身前,笼罩着她,莫名而来的压迫感。

男人却只是抬手将她的风衣裹好,在她以为他不会对她做什么的时候,他却突然将手扣在了她的腰间,将她猛然朝她拉进,干燥的大掌,即使是隔着两层衣服,她好像也依旧感受到了他带给她的灼烫的温度。

“薄……”她的唇被压住,“唔……”

他俯首,那个吻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架势,和她一开始给他的蜻蜓点水的吻不同,这个吻给她一种……这个男人分分钟要把她拆骨入腹的错觉感。

楚啸已经自觉的转过身。

她的手按在他的肩上,试图将他推开,然而这男人却如同铜墙铁壁般,以她的力量根本就撼动不了半分。

于是他自觉放开她的时候,她已经脸颊通红的喘不上气来,心跳的飞快,那‘咚咚咚’的节奏似是就响在耳边,让她莫名的发慌。

“真的不考虑我的提议?”男人再自然不过的放开她,冷静自持的没有一点儿情动的表现,仿佛刚刚的吻根本让他提不起一点的Xing趣。

她的脸色终于恢复平静,唇角扬起淡淡的笑,“不是不考虑,是我有自知之明。薄少既然不喜欢我,何必来自找没趣呢?”

她很清楚的明白,薄靳臣绝不是她能染指的起的人。

男人莞尔,却未置一词,转身进入车内。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看到那辆加长版考维特的车窗被缓缓降下,露出男人精致而俊朗的侧颜。

“乔安冉。”他声音低沉的唤着她的名字,后面的声调极小,却知道她可以清楚的听到,“若是你反悔了再来找我,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车窗缓缓关闭,那辆车也紧跟着启动,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考维特的车厢内,薄靳臣脸色沉沉,眉间拢起,“楚啸。”

楚啸降下隔板,“四少。”

“冰咖。”

楚啸牵了牵唇角,临了不忘调戏调戏乔姑娘结果把自己撩了一身的火气……但还是立马应声,“好,马上。”

看着那辆加长版豪车彻底开出十音坊,总算是,彻底的舒了一口气。

而此时不远处,一辆黑色帕加尼停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坐在驾驶座上的俊美男人,将刚才的那一幕一丝不落的收入眼中,眸中似要掀起惊涛骇浪。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她身上穿着的,应该是……男人的衣服。

乔安冉转身,拿出包里的手机,调出微信界面发了一条微信,‘欢欢,我今天和他见面了’。

回到家里,打开门,她疲惫的躺进柔软的沙发里,听到手机‘叮咚’一声进了一条信息,‘然后呢’。

她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回:‘还要有然后?’。

然后岑欢给她回了一条语音,她点开来听,那边传来她调笑的声音:“难道你们会像正常人一样点头致意等着薄公子对你说一句‘好久不见’?如果是这么俗套的情节的话你就不必告诉我了。”

“……”乔安冉给她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接通之后便开口请教:“以前我是怎么花痴薄靳臣的?”

她好像是在吃东西,等咽下去才一本正经的告诉她:“看着他的照片都能够流口水,更不要说对本人疯狂到什么程度。”

“你别趁我失忆的时候给我伪造记忆,就算没有对他的记忆我还是有智商的OK?我会蠢到那种地步……”

如果真的是那样,她自己都嫌弃自己嫌弃的要命,哪有勇气去对薄靳臣做什么?

岑欢冷哼,“不信拉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