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不死女法医

更新时间:2021-06-23 01:03:39

不死女法医 已完结

不死女法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澄君 分类:灵异 主角:魅风影W. 人气:

澄君新书《不死女法医》由澄君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魅风影W.,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相信你的眼睛吗?我从来不相信。 都说,眼见为实。那是说的实际存在的,而我能看得到它们,以及各种离奇的死亡,不在眼见为实的范围。 我是一名特殊的女法医,很荣幸带你走进我的世界,去发现真相和探索秘密。 与我同行,还原真相,征服孤独,救赎灵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过了一会儿,他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一点点,抬眼看了看我,说,“昨晚的不见的尸体出现了。” “什么?”我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在哪里?” 他看看我,“现在解剖台上。” 我一听,心想,到底什么人,这么嚣张?! 他面色阴沉,声音极低得说,“而且,凶手,现在在警察局自首,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好吧,这么奇葩的事情,果然在遇到他这个奇葩的人之后,发生什么都不足为奇了。 “你怎么看这件事?”我问他。 “现在来说,案件表面看来已经结案。”他冷冷的说,“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废话,当然不对劲。有人杀了人,还跑来承认的?不管怎么说,先看看证词吧。”我拿起车钥匙,“赶紧出发。” 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的车开得飞快,而他是第一这样坐在旁边而不提示我慢点的人。 我一边开车一边想起来W.说得那几个字“凶手会自己出现”,现在看来是这样的,可是,作案动机又是什么呢。 很快到了办公室,助手指着那具尸体,“魅总,听说一大早,尸体就放在警察局那卫生间,凶手站在一边。我查看过,是昨晚的那具。只是,更加干净了。”我懂他的意思,就是彻底无证据了。 什么指纹,什么头发丝儿,什么气味,什么小小伤口……都没有。 这时,K.拿着文件过来,“证词毫无漏洞可言,凶手对于作案动机,作案时间,怎么作案,交代的一清二楚。” “头在哪?”我问K.,他看了看文件,“那人交代说,藏在了一个荒山坡,具体位置,他说愿意带路。” “他最好先说清楚。”我开始怀疑。 “问过,但他死都不说。坚持说一定要带路去找。”K.接着说,“下午派几个人跟他去找。” 我认同他的做法,顺带问了一句,还没等他回答,补充说道,“死者中毒。查查自首的人是不是也中毒?” “中毒?尸检报告没有显示。”他再次翻看报告。 “死者原来的血液被抽干,很难检测出。我昨天看到时,还在奇怪为什么现场一点血迹没有,现在这么看来,凶手故意为之。”我简单的解释,其实昨天发现的那具尸体,已经是一具干尸。 就凭这一点,我已经确定,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人为谋杀案。 在我这,经手的,都不是普通的人,杀人的案件! 所以,这才是这个特殊部门成立的意义,而这里的大部分,都知道自己的工作性质,只是,对外,不会这样说。 理论来说,这人的头颅死后被切掉,手法非常娴熟,而且力气极大,而刚刚这案件中,那人交代的是,他切了很久才切下,这已经值得怀疑。 我决定下午跟着他们一起去看看,如果按照自首者交代,头在的地方,如果有死者灵魂在,那么或许还有办法找到证据。“下午,我跟你们一起去。” K.点头同意。 “对了,中午,你安顿好你的行李,不要想着再去我那混吃混喝。”我急忙和他说清楚,我可不想和他这样的人再同室而居。 一夜情再见的几率可以说是万分之一,换了一个城市都还能再遇到,不要说什么缘分,这种缘分一定不是什么好缘分,能躲就躲。 “中午一起吃饭?”K.问我,我还给他文件,看了他一眼,回答到:“不了,有约。” “约了谁啊?”他接过文件,跟着我继续问。 我回头白了他一眼,“K.先生,请问您是不是很闲?如果闲,麻烦转身左转一百米右转,谢谢。” 他停了停,从背后传来那幽怨的声音:“喂,你要不要这么狠毒?” 我哼了一声,心想,别来烦我,一边儿凉快去吧。 我刚才说那地方,是,停尸间。 被称为,最可以让你好好活在当下的地方。 人,活着,就算告诉你会发生什么,你要注意什么,必须做什么,你都不会相信。这就是,人性! 然而,只有亲自经历过,才会明白。 可是,等你明白过来的时候,或许为时已晚。 所以停尸间,是可以让活着的人,瞬间珍惜生命的好地方。 当然还有另外的三个地方就是,医院重症监护室,火葬场,殡仪馆。 在这些地方,活着的人的灵魂,可以得到极大的洗礼。 打发K.离开,我再次走到助手路尔跟前,“我再看看。” 助手退到一边,我开始仔细认真查看,不禁倒吸一口气,这,尸体处理的太干净了,甚至于非常专业。 我非常认真仔细的察看,想要寻找蛛丝马迹,竟然毫无所获。 一招致命,直穿心脏,刀口明显,但是,竟然将所有血液全部吸干,所以整具尸体除这一个地方有刀口,没有其他损伤痕迹,没有瘀伤,没有打斗,甚至于连擦伤都没有。 到底什么人能这么准确无误的一刀致命? 自首的人交代说,死者和他平时关系不错,那天因为口角发生,两人大打出手,后来这自首的人拿刀刺中了死者,已经失去理智的自首人,砍下了死者的头颅。 看似交代的都很符合,但是,在死者身上找不到自首人的任何指纹或者痕迹。 如果按照他说的,他们起了争执而已,又怎么会没有拉扯,打斗痕迹。显然,自首的人,在撒谎。 而这一连串的供词,到底是谁教他的呢? 他说,他处理过尸体,但是询问具体处理过程的时候,他根本答不上来。而且,杀人凶器,他说是扔到了海里,这地点和发现尸体的地点根本不能吻合,再问下去,他就一口咬定,是自己杀人。 就我的个人经验判断,这个自首的凶手,神志应该不是特别清晰,所以我猜测他,可能吸毒。 “验过他有无中毒?”我问助手,助手路尔回答我说,“检验报告还没有出来,不过应该也快了。我去看看。”助手说完就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在这个房间。 我看四周无人,想独自和死者谈谈。 因为,我忽然察觉到了,死者那微弱的一丝灵魂,很是淡弱的灵魂忽然的出现。 “您好,请讲。”接下来的对话,我没有出声,他也没有话语,我们之间的沟通,无声无息。 我用对话的形式表述出来,是方便整理自己的思路。 “请务必帮我找到我的头。”他第一句话就是如此。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帮你找到你的头。那么,你还能告诉我什么?”但凡这样死去而不完整的尸体,几乎要求都一样,就是帮忙它们肢体完整。 特别是有一些碎尸案,那些灵魂,往往无法离去。 至于原因,以后会提到。 “我对某种药物很上瘾,吃了这药之后我睡的很好。”他越来越弱,我请他可以离我稍微远一点继续说,“那一天,我被带到一个特殊的地方,有人放置了一种特殊的毒品,说是让我尝尝鲜,我当时没想太多,就吃了。后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离开自己的身体。而且,头不见了。” “药物什么模样?今天来自首的人,你认识?”我问他。 他等了一会儿,“今天自首的人,好像那天他也在,但是至于我怎么死掉的,我不知道了。药物模样不记得啊。” “不过吃完就有个极美的美女陪伴我,而且她的嘴唇特别性感,我被她亲了呢。”他仿佛还沉浸在那晚他口中说的美女的想象里,看来果然是美女,这都成鬼了,他还想成这样,他忽然又说,“对了,还有,那天那个地方,我一直想回去找我的头,可是,回不去,会被挡住。” “那你那天晚上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你去了哪里?”我一直纳闷为什么那晚,他不在尸首附近。 “那晚,也奇怪,我好像被封住了,动不了,好像是一个深山里。我现在能够过来,好像是被放出来一样。” “深山的方位是?”我感觉到他越来越淡,赶紧询问,“你是否有亲人?” “我没有亲人,从小就是孤儿,摸爬滚打到现在,也曾经风光一时,没想到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他没回答我山的方位。 只见他有些黯然失落,渐渐的越来越没有了感觉,不停地找来找去。“我的头,我的头,我的头……”他开始反反复复的重复着,这三个字。 “毒物,美女?”想到这,我心里一紧,糟糕! 不好,有事情要发生,我跑得飞快,直接冲进审讯室外,K.的同事一愣,“魅总,你这是?” “K.呢?”询问他的同事,都说刚才还看到他,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我打他电话,一直通话中。 “刚才来自首的犯人还在吗?赶紧去看看。”我来不及等K.回复和命令,直接告诉K.的同事。 K.的同事,他有点纳闷,但是还是离开了座位,走向审讯室,“肯定还在啊?我刚出来没多久。” 我跟着他走向审讯室,开门。 场面,震惊! 闻声赶来的其他警官们,都倒吸了一口气…… “天啊,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