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盗墓密令

更新时间:2021-07-28 22:05:19

盗墓密令 连载中

盗墓密令

来源:落初 作者:南多木 分类:灵异 主角:宝典川子 人气:

《盗墓密令》作者:南多木,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宝典川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卷密令、一个地下迷失世界、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该继续沉默,还是选择与死神共舞,解开所有的谜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到清晨我们就被雨水浇醒了,虽然天空下着小雨,但是今天树林里终于没有了雾气,几个人决定冒着小雨继续前进。山路变得湿滑,有的地方还很泥泞,我们行进的速度很慢,还要不时的寻找树林里有没有来时做的记号。

没多久,雨越下越大,我们躲在一棵大树下避雨,又吃了点东西充饥,还好身上穿着皮坎肩,我们不会感觉到冷。我手里摸着皮坎肩又看向心事重重的凤飞飞,难道她早就计算好了会在森林里呆很长时间?她早就知道在森林里会有这样恶劣的天气?这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她进这原始森林一定有她的目的,我对她的身份更增加了几分猜疑。

大约两个小时雨停了,我们不敢耽搁,决定继续往前走,这时我们也分不清东西南北,凭着直觉朝着一个方向走,下雨后的原始森林更加让人恐惧,有些地方被厚厚的树叶盖住,踩上去脚会立刻陷进去很深,好像在沼泽里行进一样,而且鞋子早就湿透了,还没到天黑,我们的体力都透支了,川子一个不留神从山坡滚下去,还好被一棵歪脖树的树枝给勾住了,他的腿被挂了一道口子,还好伤口不是很深。

我脱下鞋子,脚被水泡得发白,还磨出了血泡,凤飞飞和川子也没好到哪去,我们来到一个山顶,找了一个平整干燥的地方休息,我爬上一颗大树树顶,看到四周墨绿色的树林一望无际,哪里还能寻找的到来时的路,自己渺小的像一粒沙。

我们在原地过夜,为了节省食物,我们吃的东西也减半了,川子嘴里哼着小时候的放牛歌,对我说要是能在这里遇到个原始部落也不错,我们教他们如何生火,他们信奉我们为神,会把部落里最美丽的女子送给我们,到时候他当部落首领,我当大法师,凤飞飞鄙夷的看着我们。

次日,我们继续往前走,爬过了几座山坡,钻了两三个山沟,在一处坡地上休息,川子用开山刀在一棵大树上刻了几个字,‘川爷来过此处’,川子说“即使死在这原始森林,有我这兄弟为伴倒也无憾,要让后来者知道我川子爷来过这里。”

看着他歪歪扭扭的几个字我压抑的情绪倒是淡了不少,豪言壮语的说“想当年我红军不畏牺牲万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今天这小小困难看你能奈我何,即使最后长埋于此群山峻岭倒也无憾,还好有美女身边为伴。”我本想夸夸凤飞飞让她心情好点,这女人冷眼的看着我和川子,说了句“有病”,起身走了。

我和川子赶紧跟上她,我们又爬了几个山头,钻了几个山沟,川子忽然问我“这地方眼熟不?”我左右一看,一棵大树上川子的题字还在,我们竟然走回来了。

我们顾不得休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前进,并在每棵经过的树上都做了记号,并一直走直线,走了好久,我们又回到川子签字的大树下,川子说“见鬼了。”

凤飞飞说“一定是地势和光线给我们造成了错觉,我们以为走的是直线,但却不知不觉拐了一个弯。”

我赞同的说“我们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官,一定能走出去”。这一次我带着他们没有章法、没有方向的乱走了很久,专门挑选没有痕迹的山路前进。

川子说“这回我们好像走出去了。”

凤飞飞走到一棵树的后面,指了指上面的字说“我们又回来了。”

此时,我们不仅疲惫饥饿,心中更有了恐惧和绝望,我们决定在原地过夜,粮食已经所剩无几,晚饭谁都没舍得吃,我们忍着饥饿,每个人只喝了一点水。这一夜谁都没睡好,我们都在想着明天怎样走出迷宫一样的群山。

到了清晨,又是一片浓雾笼罩着山林,我们就踏着雾气启程。我们不想让光线影响视野,这次我们走的很慢,透过薄雾,我惊奇的发现这里的每个山沟每个山坡长得竟然都有些相似。我心里思考着,我们好像置身于一个由群山形成的迷魂阵法里,这些山沟山坡本是大自然的产物,可是它们却意外的组成了这奇妙的布局,能留住入阵的每个人。

这次没有意外,我们还是没有走出去,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又找到了川子的题字。

难道这就是凤叔说的十八道拐?整整一天我们就在原地打转,平时爱说话的川子此时也没有了精神,到了晚上我们把剩余的两个玉米饼拿出来,三个人分食了其中一个玉米饼,我们心事重重,面对大自然的挑战,我们显得无能为力。

又一个清晨,我们三个人吃掉了最后的一块玉米饼,水也剩的不多了,绝望与疲惫折磨着我们,我们没有坐地等死,继续沿着一个方向不停的走。

当我们在这里整整困了3天的时候,求生的意识支撑着我们没有倒下去,我们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死亡已经给我们点燃了信号,我们心里已经认定自己走不出去了,我们已经整整饿了4天了,还好下了场雨,我们靠着雨水活了下来。

夜幕降下来,凤飞飞第一个摔倒了,趴在地上哭了,我和川子也坐下来,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当一个人认为他已经拼尽了性命努力想要战胜敌人,最终他绝望的发现自己根本无力打败对手时,他的内心会处于崩溃的状态,我们几个现在就是这样。

沉默了很久,我小声的对凤飞飞说“对不起,我连累你了,更对不起凤叔。”

凤飞飞说“我命该如此,这是我的选择,我给父亲留了字条,他会理解我的,你也不必自责。”说完话她就没有了声音。

凤飞飞说她命该如此?这是她的选择?让我和川子一头雾水,我还没来得及细想,忽然看见远处一个白绒绒的东西向这边走过来,走到凤飞飞身边,凤飞飞被惊醒,原来是只兔子。兔子也被吓了一跳,窜起好高,跳落的地方正是我和川子休息的地方。这只兔子就像茫茫深夜的一点光给我们带来了希望,我们找来了干柴,架起了火,也不去想火光会不会招来野兽,凤飞飞竟然在她的包里找到了点盐巴,不一会儿兔肉的香味就让我们流出了口水,我们饱餐了一顿,又留出了半只兔肉作为明天的口粮,吃到热呼呼的兔肉,烤着温暖的火,我们心情好了很多,不一会儿就睡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