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勿忘凡安

更新时间:2021-01-26 09:29:20

勿忘凡安 连载中

勿忘凡安

来源:落初 作者:井泉言 分类:灵异 主角:王奇梁凡安 人气:

《勿忘凡安》作者:井泉言,灵异类型小说,主角:王奇梁凡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当你看着这个世界,时间,空间的丝线勾画出每一个你,不停的变幻,牵动你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你不需要上天的恩泽,你只需要平凡安定的活下去。ㄧ勿忘凡安书友QQ群,勿忘凡安:86097322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冬季在放学的时间,天色早已暗淡,但现在是夏季,天空还一片的红云飘飘。

学院门口,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去,汤宵和伟伶也在此分开,刚刚梁凡安发短信给他,叫她在学院附近等他。

不知为何,看到梁凡安的要求,她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拒绝。

她呆呆坐在花草繁茂的圆坛上,圆形的夕阳在前方悠悠下滑,平刘海随风轻轻漂浮,小腿前后的摇摆,左看看,右看看,打发无聊的时间。

面前一辆火红色的跑车停下,车窗滑动,露出一张帅气方正的脸,嘴角微翘,包含着绝对的自信。

“铃铛,怎么一个人在这,要不要我送你回家”他头微仰,相信没有女孩能够拒绝跑车和帅哥的。

上官伟伶睁大眼看清了车里的人,笑着说道“我当谁呢,原来是崔大帅啊,谢谢你的好意,我在等人呢”

“那算了吧,最近还好吧,需不需要我帮忙”崔成关心的说着,点上根烟,在烟雾缭绕中,望向眼前惹人怜爱的女孩。

听到这话,伟伶噗呲一声笑出来,对抽烟的崔成调侃道“你先管好你自己吧,你抽烟再被人看到,传到你爸耳朵里,你又要挨打了,到时钱也没有,看你怎么办”

看到伟伶的笑容在阳光下斑斓,崔成也陪着不羁的笑起来,弹了弹烟灰。

烟灰在半空旋转的掉落,还未落地,便化作粉碎,消失不见。

“早就习惯了,再说还有李浩那个孙子,我还用愁”

“你呀,就知道欺负李浩那个呆子”

两人愉快的笑着,双眼倒映出整个世界,多姿多彩,千变万化。

“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去嘛”

崔成不是个强求的人,他说不清自己为何想对伟伶好,或许是因为她纯洁无瑕的笑容,或许是因为花坛的花草衬托出她脱俗的秀丽。

“不用,不用,你快回家吧,不用管我”

伟伶伸手向前挥了挥,路过的行人遮住了视线,只听道了一声“好吧”

车窗上滑,跑车如火焰离去,留下一道道残影。

看着路过的行人一个接着一个从眼前走过,她揉了揉脸颊,生出些许困意,身后的花丛支撑起纤细疲倦的身姿。

一人骑着单车,刚好平稳的停在伟伶面前,望见伟伶的小脑袋上下的点头,也不叫醒她,静静等着。

随着困意越来越重,头越来越下,眼看就要带着身体栽下去,一只大手出现,托住她的下巴。

伟伶立刻惊醒,傻眼的看着面前的人。

“醒啦,快上车,带你去吃饭”

瞬间,世界的万物变化成一幅画,背景是半遮半掩的黄红色夕阳,远处楼是天上楼,眼前人是天上人,那沉稳的脸庞呈现出一丝笑意。

她当即跳下花坛,红着小脸坐在自行车后座,手本能的想抱住梁凡安的腰,抬到半空,又慌忙把手收回,抓紧座垫。

感觉到后面的人坐稳了,梁凡安稍使力踩在踏板上,在避免伟伶不抱住他也能坐稳的情况下,加快速度。

“不抱住我的话,就不要犯困,不然摔着了别怪我”

轻轻一声嗯,从身后传来。

伟伶心里想说能别提这事嘛。

“心姐姐呢,她不来嘛”

“你心姐一放学就走了,说家里有事不能过来陪你”

“哦”

两人聊天总是找不到过多的话题。

上官伟伶小心翼翼的生怕说错话,不敢和汤宵那样畅所欲言。

梁凡安扮演话题终结者,说着说着就让你不知怎么回答好。

单车安静的行进,好在路面还算平整,没有太多坑坑洼洼。

远处触不到的地方,还保有一丝光亮。

两人什么话也没说,将车停在小窝楼下,将车锁上,走到斜对面的汤面店里。

“你吃什么”梁凡安将菜单推到伟伶面前,用热茶清洗着筷子。

“随...招牌牛肉面吧”伟伶想说随便,但转念一想,说这话不是让人难堪嘛,连忙改口说道。

看了一眼伟伶,梁凡安朝老板喊到“两份招牌牛肉面”

洗好的筷子整齐的放在伟伶跟前,他又从书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钥匙和现金也放在伟伶的跟前。

“这是给你配好的钥匙,今早走那么快,生活费都没有,中午吃的什么啊”梁凡安带着责问的语气说道。

不提还好,一提伟伶只感觉害羞死了,中午和汤宵在学校食堂吃饭,刷学生卡买单才知道里面一分钱都没有。

幸好那人看到学生名字的卡是上官伟伶,校方直接免费,不然她的脸可就丢大了。

伟伶想了想说道“和朋友吃的”

这话说对也不对,说不对也对,是和朋友吃的但不是朋友请客。

“好,这两百块给你先用,省着点用,用完就我要”

他低头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几口将老板端来的面吃干净,把单买了,对伟伶说道。

“等会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好”

话完,他匆匆忙忙的离开。

伟伶盯着眼前还温热的钱,拿起收进书包里,仔细品味着牛肉面的味道。

心里想着他这么晚能去干嘛,面吃完了也没想明白。

天空已经完整的消失阳光,落入黑暗,她孤身只影的回到家中,坐在床上发呆,寻找困意。

想去自己的校服还在床底没洗,伸手往床下摸探了一会,空无一物,惊异的低头查看,装校服的袋子都没有。

我明明放在床底的,怎么不见了。

她四处翻找,没有找到,抬头一看,赫然发现自己的校服正晾在厨房窗台的横杆上。

经过一天的暴晒,已经干燥,她走上前将衣服卸下,有些恼羞成怒,自言自语说道“怎么乱动人家东西啊”

伟伶的衣服向来都是她自己洗的,从来没有人帮她洗过,更何况还是个男人。

等等,我的小裤裤和小罩罩他不会也洗了吧,赶忙翻找横杆上的衣服,没有找到,转头一看厕所,正躺在水桶中和泡沫浸泡在一起。

粉嫩的小脸刹那间变的通红,虽说他没有洗,但一想到被他的手碰过,她就觉得浑身直痒痒。

心里纠结了半天,还是将桶里的内衣拎出来,表情复杂的洗完,拧干,走到窗台前,她又头疼了,晾在这,很容易就会被看见啊。

环顾一周,小小的房间也没有其他地方可晾。

只好用衣架套上,挂在最里侧,再将校服移过来挡住,摆了又摆,弄了半天,多少还是能看见点。

心急浮躁的让她想把衣服丢了,灵机一动,想出了个办法,连忙在衣柜里寻找。

幸好,梁凡安有电吹风机,不然她可真不知道怎么办好,赶忙插上插孔,费了好一会才将内衣吹干。

把内衣和校服心满意足的叠好收进书包的内层,打算收拾一下房间,毕竟在人家里白吃白喝还不干活不好。

可四下一看,本来房间里的物品都是整整齐齐归类好的,都是自己翻东西弄乱的。

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开始将东西归位,突然看到一本相册,好奇心驱使她打开。

里面都是梁凡安小时候的照片。

与父亲的,他父亲和现在的他有几分相像,特别是神态,绷着个脸,严肃的看着前方。

与母亲的,母亲显得文质彬彬,标准的大家闺秀,贤妻良母模样。

伟伶一页页翻阅,直到把书本合上,也没发现一张梁凡安现在的照片,全是小时候的照片。

明明长得还不赖,为什么不喜欢拍照呢,大概和他的性格有关,冷淡淡的,总是在无声中照顾人。

将相册放入柜里,轻轻一拍额头,怪自己笨,现在都是用手机拍照,那还用相片啊。

忙活了半天,总算将房间收拾干净,坐在地上,靠着床,休息了一会,把书本里两本笔记本拿出。

几天没上课,拉下太多知识,她借了汤宵的笔记本,赶紧把课程补回来,别在明天上课听不懂了。

伟伶默默抄着笔记,时不时叼会笔,在脑海里记下重点。

铁门传来了开锁声,她快速站起身,自然反应的整理衣服,看着梁凡安走了进来。

“怎么还不睡”

梁凡安从上官伟伶面前侧身而过,由于过道只能容易一人通过,难免会有肢体碰触。

伟伶当然不愿意和梁凡安有肢体碰触,想往后靠,哪知没站稳,一屁股落在床上。

看伟伶往后倒,梁凡安想抓住她的左手,避免她摔到磕碰到。

但手刚刚碰到,伟伶似触电般瞬间收回自己的左手,放在大腿内侧夹着。

“刚在学习”

梁凡安收回手,好奇的看了看她藏在大腿内侧的左手,也没有什么不同啊,难不成太敏感啦。

看了半天,伟伶一副少女含羞的样子,坐着不说话,梁凡安意识到一直盯着她哪里看不好,连忙走到床尾一侧。

像昨日一样打开桌椅,台灯,开始了自己的学习,丝毫没有理会伟伶的目光,就如他说的那样,纯当作不存在。

背影对着上官伟伶,她迟疑了一阵,说道“凡哥,床底下的衣服是你帮忙洗了吗”

“嗯”梁凡安头也不回的说道。

嗯!!!什么叫做嗯,凡哥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就不能想想为什么我会问这个问题吗。

真是让伟伶无语,但她还是厚着脸皮继续说道“凡哥,我的衣服以后还是自己解决了,不劳你费心了”

说的很委婉,她希望他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不过很显然,他没听明白。

“哦,我只是看洗衣机就洗几件衣服,觉得浪费水电,所以把你的也拿来一块洗了,你的内衣裤是贴身物,我就放桶里了”

你还知道贴身物,知道还去动,不知道女孩对这些事很敏感吗。

理所当然的语气,正当的理由,可重点挨都没挨到,伟伶瞧着梁凡安的背影感觉头疼。

怎么就不明白自己意思呢,真是个榆木脑袋,抓不到重点。

她走神的抄笔记,字错了都没发现。

时间如沙流动,不知何处的草丛里传出虫鸣声,蛙叫声。

笔记抄完,已经很晚,上官伟伶伸了个大懒腰,纤细柔软的身形一览无遗,胸脯平平,但在往前拱的情况下,显得性感妩媚。

偏头看到背影还在认真学习,悄悄接近过去,想看看他在学些什么。

定睛一看,多的吓人,有些都摆到桌下去了。

公安信息学、警察公共关系、治安管理、刑事侦查、刑事技术,犯罪心理学、措施与策略、现场勘查、案件侦查、预审、公安基础理论、犯罪心理学、情报资料刑法、刑诉法、铁路影像技术、铁路痕迹检验、法医基础及铁路损伤检验、理化物证分析、心理测试技术、声纹技术、文件检验、铁路现场勘查、铁路犯罪信息、刑警用铁路技术、铁路站车查缉战术。

杂七杂八各类都有,本本都厚的吓人。

伟伶感慨道,当警察学的东西可真多啊。

忽然,她貌似闻到一股厨房的味道,有土豆白菜,番茄,洗洁精等各种味道混合一起,不仔细闻根本难以察觉。

他是进厨房了吗,可他回来就坐着没动过啊,坐单车时,也没这股味道啊,难不成是他去办事期间?

她退回到原来的位置,对梁凡安问道“凡哥哥,你身上怎么有股进过厨房的味道啊”

梁凡安头也不回,犹如再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嗯,去餐厅做了兼职”

“兼职?”

上官伟伶顿时感觉如鲠在喉,羞愧万分,连忙躲进被子里,遮住自己的脸,用微小的声音说道“凡哥哥,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嗯”随意回答了一句,他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躲在被子里,她意识到自己被领养后,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矫情挑剔,与自己被领养前,判若两人。

知道梁凡安每天做兼职晚上还要加班这么晚,现在还多了自己这个累赘。

她觉得自己没脸见人,这么大人了,还只顾着自己。

自己一定要为他减些负担。

伟伶掀开被子,坐起身说道“凡哥哥,明天,我也去找份兼职做吧”

“你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停了一会又说道“你可以去我那,正好那里还缺人,和我一起回家也安全”

伟伶思虑了一下,回答道“好”

“那明天放学,我接你一起走,直接去”

提到这个,伟伶回想起下午时,自己的困样被他看的一清二楚,两颊微微发红。

“好,那我睡啦”

说完,她轻轻躺下,看着泛黄的天花板,闭上眼,安心睡去。

纸页还在翻滚,在静寂的夜发出清脆的响声,笔尖在纸上快速游走,停下后,呈现出如画般的字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