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山之鬼

更新时间:2021-01-12 10:27:17

山之鬼 连载中

山之鬼

来源:落初 作者:眼眸蓝 分类:灵异 主角:徐菲安静 人气:

《山之鬼》作者:眼眸蓝,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徐菲安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从那个看似普通的下午开始,幻想一直平凡下去的徐菲的梦想轰然破碎……从一个怪谈里走入到另一段都市传说中,红棉坎肩女孩,消失的车站,二重身……人们在逐渐崩坏的欲望之中沉沦,形成一只只占据意识的山鬼。“有膨胀不安的欲望,就有山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钟颖如的求救声仿佛平地惊雷一样在徐菲的耳旁炸响,随后大脑一片空白的徐菲愣在了原地,公交车司机见到他没有上车的打算,便呼呼啦啦开走了这最后一班车。

车后的烟尘滚滚,徐菲有些茫然地望着身后的小区。而此刻,电话里嘈杂的电流声仍然在继续,咿咿呀呀地同时又仿佛传来一阵歌谣,让已经有些健忘的徐菲倏地想起昨夜的恐怖。

那个矮小的身躯里,住着一个苍老的灵魂,徐菲记得它丑陋扭曲的脸,嘴巴宛如一道裂开的缝隙,露出尖利的牙齿在冲着自己笑着,那大概是笑容吧。

“逃吧,什么都不用管了。逃吧。”

不知道为什么,徐菲的心中就蹦出了这个念头,随后那些恐怖的联想便不可抑制的疯长了起来。徐菲忽然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而恐惧感就像是一颗无法移动分毫的石头,压在他脆弱的心头。

徐菲看到自己好像返回到了那个不断折磨自己的梦魇之中,烟尘滚滚,火焰吞噬了他所熟悉的一切,顺着地面,正在一步一步逼近幼小的自己。颗粒物紧紧贴在呼吸道上,徐菲的意识逐渐模糊。求救声就好像尽在耳畔,徐菲猛然有些喘不过气来。

像是做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徐菲提起步子走向了这宛如深渊巨兽血盆大口的小区,心脏之中几乎跳脱出来的邪念似乎正在支配着他敏感的神经。

“我不能走,我不能再逃了。”徐菲心中默默地想到。

徐菲知道钟颖如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搬家,所以他按照以往的记忆便轻易地就找到了单元楼里钟颖如家的房门,彼时徐菲气喘吁吁,却没有给自己调整气息的时间,疯狂地拍打起防盗门来。

“徐菲……”电话里的声音再度响起,与钟颖如的声音重合在一起,又好像带着某种诱惑似的。徐菲空白的大脑仿佛过电一般,他知道,此刻他已经把自己送入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可能里,但是如果再给徐菲一次选择,他可能还会不由自主地这么做。

徐菲知道自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消失不见的父母,关系冷淡的同学,逐渐沉沦的意志,他就像一个被世界抛弃在其运转轨迹之外的人。而钟颖如不一样,钟颖如有疼爱她的父母,有一个伸手就能触摸到的美好未来,她有着无限的可能。徐菲想通了这一点的时候,一股寒气从脚掌逆流到他的全身,将冰凉的手放在同样冰冷的门把上,彼时他却只想发出几声惨笑。

楼道镂空窗外的天空骤然间变得漆黑一片,徐菲只听到耳旁嘎吱一声脆响,随后房门缓缓打开。房屋内漆黑一片,当徐菲发现门后并没有人的时候,心中不由猛然一跳。

“颖如,你在吗?”

徐菲试探着问了一声,犹豫了一两秒仍然没有听到回答,便有些忐忑地踏入到房门之中。就在此刻,徐菲忽的听到某个方向传来一阵异响,微微的抽泣声在这一片昏暗且封闭的空间里让人毛骨悚然。

徐菲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即使他的经历比同龄人丰富了那么一点,此刻身体仍然禁不住颤抖了起来,牙齿也开始上下打起了架。至此徐菲并没有看到钟颖如,于是只好自己挨个房间去找。

单元楼里的房屋大概在二百五十平米左右。徐菲的手在光滑的墙壁之上摸索了一阵,便将客厅日光灯的开关打开了。明晃晃地灯光让他暂时没有适应光明的双眼刺激得几乎流泪,但是他也一眼看到了那蜷缩在某个屋子角落的钟颖如。

她像躲猫猫一样极力缩小着自己的身体,乌黑的长发解开了束缚,显得有些蓬乱,瘦弱的身影让徐菲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怜惜,但是没有片刻犹疑,徐菲便贴了过去。

“没事,我来了,不用怕,不用怕……”徐菲看到了脸色如纸样苍白的钟颖如,此时她就像摇曳在风中的烛火,仿佛下一秒就要熄灭。直到此刻,徐菲不安的情绪才稍有平复,但是他仍然心怀恐惧,是对这空无一人的房间亦或是那可能随时跳出的鬼魂,或者二者兼具。

“我爸妈留了一张字条,说晚一点回来。我打算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了、看到了镜子里,镜子里它要出来了……”钟颖如的牙齿格格发抖,好像在喃喃自语一般,她悲伤的伸出两条藕臂,想要紧紧的拥抱住徐菲。

没有来得及去细细揣摩钟颖如的话,徐菲心中便漾开了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他任由钟颖如柔软的身躯紧紧贴在自己的身上,尽管彼时两个人都浑身是黏答答的汗液。徐菲不断地拍着钟颖如的浸湿衣衫的背,像是在安慰一个即将入睡的孩子,他轻轻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而钟颖如却仍然不可抑制的浑身颤抖起来,她在徐菲的耳边惴惴不安地吐着气,好像失语一般喉咙里只发出奇怪的音节。

两个人的心跳声在死寂的空间里甚至有些刺耳,徐菲的身体陡然僵硬了起来,恐怖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飞速运转,或许此刻他终于知道钟颖如为什么会表现的这么异样了。紧紧拥抱着自己的钟颖如,视线停留在徐菲的背后,而他的背后究竟出现了什么,答案已经在徐菲心中明镜一般的不言而喻了。

时间艰难地从沙漏里流过,徐菲蓦地感觉到怀中的钟颖如松懈了下来,或许是它已经离开了。然而恐慌感依然像病毒一样蔓延在他的身体里,徐菲不敢确定,它或许只是想将自己和钟颖如当作猎物一样戏耍,看见恐惧的表情在二人的脸上扭曲成型,直到它真的厌倦,再将两个人当作食物啃噬掉。

徐菲紧紧地咬着牙齿,让已经开始无力发软的腿支撑起自己瘦弱的身体。钟颖如紧紧的抱住了徐菲的胳膊,脸上还挂着茫然疑虑的神色,像是害怕突然出现的它一样。

“门,门为什么打不开?”

拖着钟颖如走到门边,几近疯狂的徐菲极力转动着门把,而那本来可以轻松打开的大门此刻却纹丝不动。或许在门的另一边,那有着苍老面容却身体矮小的厉鬼正狞笑着抵着另一面。徐菲已经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那光滑如镜的银色门把手陡然间闪过一道红色的影子,徐菲不敢去看自己的背后出现了什么,他知道该果决的时候已经到了:“跳窗,跳下去!”

钟颖如似乎终于听明白了徐菲重复在嘴里的话的意思,身体猛地一颤。徐菲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这里是三楼,距离地面至少有九米。或许会遭受一些皮肉之苦,甚至可能会留下残疾,但是徐菲知道若是继续在这间房子里待下去,恐怕就不仅仅是残疾那么简单了。

就在钟颖如犹豫的这一刻,一阵缥缈无依的歌声却骤然间从四面八方而来,徐菲和钟颖如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毫无掩饰的恐惧。

“颖如,听我说,我们没有时间了!”徐菲的声音也开始颤抖,他终于发现自己还是畏惧着死亡的,即使他已经承认了他不被这个世界善待,但是他仍然渴望活下去。“我先跳,我接住你,一定要跳下来……”

敞开的窗户外忽然送来一阵微风,像是在迎合那时断时续,渐渐清晰的歌声。从窗户内朝着下方看去,昏暗的灯光讲湿哒哒的路面映得一片光亮,徐菲的眼睛猛地睁开,身体便如同一颗石头砸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