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国谋之帝国崛起

更新时间:2021-06-06 23:24:38

国谋之帝国崛起 连载中

国谋之帝国崛起

来源:落初 作者:卓甫先生 分类:历史 主角:杨威川元辉 人气:

经典小说《国谋之帝国崛起》由卓甫先生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威川元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海人,是力量与勇气的象征。先祖们涉足千险,远渡重洋来到来到这陌生的国度。本以为能安乐地繁衍生息,但是天公总不作美。国家的纷乱导致了海人的离散,他们流离在充满尔虞我诈,流血牺牲的战乱中。三个海人出身的孩子,从小便经历着与常人不同的童年,他们为了各自的理想,凭借自己的实力在这片土地上争取自己所想要的东西,最终成为一方霸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南都

“我要出兵,诸位不愿意。既然如此,诸位是否想好对付神风军的办法?”久石正问道。

“就目前来看,神风军可能会趁我军士气低糜之际,强行攻城。”野比完夫道,“但是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

“什么?”久石正问。

“还请主公庶免我冒犯之罪。”野比完夫道。

“但说无妨!”久石正说。

“外人历来对评价主公Xing情如烈火,所以神风家的人也都会这样想。他们会以为主公急于为大谷大人报仇而不顾后果,所以神风军可能会先在正面摆下迷阵,好似主动与我军决战的样子,然后派骑兵或小队侧路抄袭小南都。只是这股部队会从南面还是背面来暂时还无法确定。”

久石正突然眼前一亮,在野比完夫分析之前他从未想过类似的问题,倒也如野比完夫说的那样一心只想着为大谷继宇报仇。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久石正问。

“我们可以将计就计,派出大部队也在神风军对面摆下大阵,并于两侧埋伏骑兵。然后在小南都南北附近皆设下伏兵,一旦发现敌人小队或骑兵,另一面的伏兵可以及时支援。待全歼敌人袭城部队后再打出敌人的旗号引诱敌人发动进攻,神风军一旦冲阵,埋伏好的骑兵便会冲出来围歼他们。”野比完夫道。

久石正犹豫了一会儿说:“你们怎么看呢?”

土建秀内正和井伊川成全都表示赞同。

久石正一看全部同意野比完夫的观点,便说:“既然如此,此事就由完夫全权负责,我只有一个要求,谁杀的大谷继宇,我就要谁的首级!”

“是!”野比完夫道,“不过这次作战得主公亲自坐镇,以确保神风东藏相信小南都空虚。”

久石正点头同意。

“正面大军共分四阵:大谷秀成率一万骑兵为前阵;井伊川成率八千足轻与骑兵混成为左阵,内正率领八千足轻与骑兵混成为右阵;我则与主公同为中阵。”野比完夫郑重其事地说,“另外平田一木领导二千骑兵分南、北两路埋伏,务必全歼敌人小队!”

一切都安排妥当,诸位将领俯身领命便各自准备去了。到了午时,四阵大军共计四万余人浩浩荡荡开出了小南都,行过二百余里已是申时了。久石正和野比完夫正享用着晚餐,忽然行军司令从前军快马加鞭赶来报道:“主公,前方五十里处发现有神风军前军部队!”

“噢?碰上了!”久石正放下饭团,抹了抹嘴巴说,“命令大谷秀成去吃掉他们!”

“不,主公,先别心急!”野比完夫阻止道,“光是大谷秀成还不足以吃掉他们,必须让井伊川成和土健秀内正与其形成小包围之后才行。”

野比完夫一挥手,左右的骑兵便动了起来向前方神风军的两翼插了过去。大谷秀成拔刀一指,前军的骑兵蜂拥而上。几下来往冲杀,神风军士兵扛不住骑兵的凶猛,纷纷四散溃逃。大谷秀成下令追杀逃窜的神风军士兵,刚杀到一半,只见仓吉良和武石大雄带着三千骑兵救援赶到。一看自己只有四百骑兵跟随不是对手,便放弃追杀下令回兵。

仓吉良和武石大雄也不敢追赶,重新聚集逃窜的足轻之后与神风元二的大军汇合一起。粗略地清点了伤亡,一支一千九百人的前军损失了一千二百来人。刚一交手便搓动锐气,神风元二心中很是不服,但畏惧孤军深入,只得静静地等待神风东藏的大军到来。

良久,神风东藏后军终于赶到。神风元二向神风东藏汇报了遭遇战的情况,神风东藏坦然一笑道:“这么说来,前方正是久石正的主力大阵了。好!这正合我的心意!”

“那……接下来怎么办?”神风元二问。

“咱们就在这里摆下方阵,等着久石正过来。同时通知东田池之,让他在骑兵小队出发后立刻回到前军指挥,越快越好!咱们就在这一次Xing解决掉久石正!”

“是!”

神风军的营火明晃晃地烧了一晚,次日一天明,久石正的大军便也来到了前方二十里处摆下阵来。神风元二仔细打量了久石军的大阵,久石家的旗帜高高地挂在中军,旗下便是久石正和野比完夫。确定是久石正无疑后,神风元二吩咐前军变为三角阵;同时又通知东田池之的部队注意衔接。

久石正见神风军摆开了架势,便问野比完夫道:“是要等他们来冲阵吗?”

野比完夫道:“不!恰恰相反,我们应该主动出击,这样才能体现出主公的报仇心切!”

“万一神风军有埋伏怎么办?”

“这个主公大可放心,神风军本来人数上就不占优势,前方神风军的大阵看起来得有四万人之多。加上神风东藏又分出一部分骑兵去了小南都,前面肯定就是神风军剩余的全部主力了!”

“那也应该分批次进攻,以防不测!”

“主公英明!”野比完夫道,“传令下去:命大谷秀成将前军骑兵分为两批,随时待命装备进攻!”

行军司令快马加鞭地赶到前军大谷秀成身边,不一会儿,前军一万骑兵便均匀地分成了两路部队。

野比完夫见骑兵站稳了脚根,便将虎臂向前一挥:“进攻!”

大谷秀成拔刀在手,向着神风军大阵一指,顶前方的五千骑兵便嘶喊着冲了上去。

伫立在神风军前军三角阵后的神风元二见大谷秀成进攻了,便招呼着弓箭手和火铳手进行远程射杀,先手一步消耗久石军骑兵的战斗力。

一连射击了两三回,久石军骑兵虽然有所损耗,但是总体气势仍然保存着。神风元二见久石军骑兵快冲过来了,于是从容地抽出长刀带领部队上前迎击。

双方骑兵迅速穿插在人群之中,不过回头之间就会有人倒下马来,短暂的呻吟后仅留下残肢断臂。骑兵的长枪交织在一起,仿佛乡下渔村的渔夫的细网一般,模糊了军队的旗帜,也模糊了每一张面孔。

大谷秀成见神风军人数占优,便下令第二批骑兵上前支援。刚刚和神风军纠缠不清的骑兵队在乱军之中又重新聚集了起来,一齐向神风军发起临时的二次冲锋。神风元二奋力拼杀,无奈自己的部队让大谷秀成的二次冲锋打乱了阵脚。于是他赶紧示意东田池之从侧面支援,以给自己留下调整的空隙。

“神风军曾兵了,内正,上前迎击!”久石正命令道。

“嚯!——”

土健秀内正双脚使劲踢了下马腹,右阵五千大军嗷嗷叫着冲向杀得难分你我的乱军之中。与此同时,神风元二也迅速调整好了自己的部队,再次与大谷秀成排开厮杀起来。

“收兵鼓?!”神风元二疑惑道,“撤退!”

神风军一听“撤退”二字,倒并没有出现任何慌乱的迹象。后军变前军,前后交替变换,有条不紊地与伊藤忠吉合并一处。

大谷秀成和土健秀内正也不敢追击,但是二人始终一头雾水。虽然神风军看似是败退,但是他们自己却没捞到一点好处,带着疑惑二人也收兵回去了。

神风元二一到军中便直奔神风东藏那里讨要说法,神风东藏笑了笑说:“叫你收兵是因为我们还不知道偷袭小南都的骑兵的手没有。如果此时就打个两败俱伤,就算是小南都拿下来了,我们也没有了追击久石正的力气,到时候只能是眼看放虎归山了!”

神风元二郁闷地说:“什么叫放虎归山?再给点时间,我就能砍了刚才那两个家伙的脑袋!”

神风东藏说:“急什么!刚才我也是想让你们前军去试探一下久石正,不过就刚才的情况看,久石正的确是怒火冲天,急不可耐地想与我们决战了!嗯……看来偷袭小南都是正确的!”

神风元二说:“要是早点知道久石正的意图不就没什么事了!刚杀得兴起,手头也刚热便被叫回来了!”

神风东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元二,我们现在是在等战机,不是向打散人一般杀着好玩的!况且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万一你不慎受了点伤,那追杀久石正,取其首级的好事不都让池之揽了去?”

神风元二笑道:“好吧,那就等骑兵的消息。小南都一到手,久石正的首级肯定是我囊中之物!”

二人随即大笑起来,好像胜利已经唾手可得似的……

“怎么神风军突然收兵了?”土健秀内正疑惑地看着野比完夫说。

“看来神风东藏只是试探一下我们,内正的支援更坚定了神风东藏的信心,”野比完夫道,“嗯,神风东藏离我们的陷阱越走越近了!”

“好!这回一定要一举除掉神风东藏!”久石正道,“接下来该怎么安排呢,完夫?”

“都按兵不动,等小南都的消息。”野比完夫说。

久石正盯了在场几位一眼,然后示意大伙散掉,各自处理本部军中事务。

……

“小南都还没来消息吗?”神风东藏问。

“没有。”伊藤忠吉说。

“真是急死了!久石正的进攻越来越猛烈了,十几天来我们前军损失了四千余人,两翼死伤也达到了三千,这真是……唉!”

神风东藏在伊藤忠吉眼前走来走去,时不时又跑到地图前面仔细琢磨着调度。

“大将军!大谷秀成又来了。”东田池之道。

“让我去!***,这个小子上次被我打跑了,这次又来送死!”神风元二道。

“对付一个小辈哪里用得着将军出手,我去击退他便是了!”武石大雄道。

“不!都不许去!现在不论谁来进攻,我们都不许擅自率兵出击!”神风东藏命令道,“敌人来了就让东、西卫戍营的弓箭手和火铳手消灭他们,敌人进到百步之内再出骑兵!”

这道死命令一出,神风元二也不敢再开口说什么,只能下行上令地遵从。

另一边,久石正和野比完夫端坐在中军阵内商议如何攻破神风军的前军防线,突然帐外冲进一名武士来,手拿一纸信函说:“启禀主公,野比大人,这是刚从小南都送来的书信。”

久石正接过一看,是平田一木寄来的,于是他利落地拆开仔细浏览着:

“禀大主公

臣平田一木诚惶诚恐,托大主公千秋鸿福,臣昨日全歼神风军骑兵于小南都北部,现送上神风军骑兵大旗,望大主公早日凯旋!”

“好啊!”久石正大笑道,“平田一木不负所托,这下神风东藏的算盘全完了!”

“嗯,对了,刚才书信中提到的大旗呢?”野比完夫冲武士道。

“在帐外放着。”

野比完夫同久石正走出一看,笑着说:“主公,咱们现在可以修书一封,装作是神风军骑兵得胜的消息,让一人伴做神风军行军司令送去。然后再让井伊川成的骑兵带上这些旗帜假扮神风军的援兵,等神风东藏倾巢出动之时再杀他个措手不及!”

“妙!”久石正喜笑颜开道,“马上通知川成来见我!”

“是!”

野比完夫将一切安排妥当,让一个身材瘦小的足轻伴做神风军行军司令,趁夜混进了神风军内将书信交到神风东藏手中。

神风东藏见信仰天大笑道:“小南都得手了!”

众人一听,纷纷争抢书信来看。神风元二笑道:“量他久石正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老窝没了!”

“大将军,是时候决战了吧!”东田池之道。

“嗯,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久石正毕竟不要惹。”神风东藏道,“让刚才那人再送一次信,让骑兵迅速返回,一同夹击久石正!”

“大家各自准备去吧!明日便是功成之时!”神风元二道。

“嚯!——”

次日天还未亮,神风军便早就摆开了架势,准备与久石军大干一场。久石正也不含糊,老早地也带着兵来到了对面集结。

朝阳刚刚升起,火红的光束照散了清晨的白雾,两军中间的平原上顿时充斥着浓浓地杀气。骑兵的马匹搅动着唇齿,蹄子也在草地上磨来磨去。

“进攻!”

消停良久,等得急不可耐的两军同时发号施令,东西共计七万余人混杂在一起厮杀,马蹄声、火铳声、刀枪声交错入耳,完全阻碍了战鼓的作用。几万人的大军被分割成无数的小团,骑兵和足轻左右穿插。断肢、断头从斜坡上滚落下来,鲜红的血水汇聚成一条快速流淌的小河;不少足轻的长枪早已经滑不可握,但仍然卯足力气做最后的拼搏。

“大将军,看!是我们的援军到了!”

神风东藏奋力向远处眺望,一支足有几千人的骑兵打着神风家的旗帜赶了过来,神风东藏顿时来了神:“我的援军到了,大家杀啊!活捉久石正!”

神风军士兵嚎叫了几声,刚猛地冲上前去没多久,只听得久石军中有人喊道:“井伊大人的援军到了!”

神风东藏此时再一看,刚才打着神风家旗号的骑兵突然换了旗帜,为首的领军大将叫道:“久石家井伊川成在此!”

几千骑兵如洪水猛兽一般扑向混乱的神风军,武石大雄未及反应,一根长枪便刺入了他的心窝。仓吉良迅速收拢几百骑兵朝神风元二的方向赶去,东田池之顿时被围困在最中央,而土健秀内正和大谷秀成也集中两队大军合力围攻他一人。

“东田池之,投降吧!神风家大势已去了!”大谷秀成道。

“哼!身为武家,只有战死才是荣誉!”东田池之振奋道。

“那就别怪我了!”大谷秀成道。

二人一抖缰绳相对冲去,东田池之刚刚勒马回头,土健秀内正便冲他身后捅上一刀,身旁的骑兵也拔出刀来削去他的首级。

“伊藤大人,我们被包围了!”骑兵紧张道。

“没关系,收拢所有骑兵,跟我向南突围!”伊藤忠吉道。

伊藤忠吉聚拢余下的一千余人向久石军包围较弱的南部猛地冲去,久石军南部只有足轻,挡不住骑兵的势头,于是便放过来伊藤忠吉。

“大人,西之小回不去了,前方久石军堵得太厉害!”

“那就下绕回西平,调整好了再去西之小!”伊藤忠吉道。

“是!”

于是伊藤忠吉带着这一千余人绕入树林,顾不上救援神风东藏而脱离了战场……

“元二!元二!”

神风东藏在乱军之中叫唤着,他的身旁除了亲卫队外再无一张熟悉的面孔。

神风元二带着仓吉良闻声赶来:“大将军!”

“你伤得怎么样,元二?”神风东藏问。

“不碍事!”神风元二说,“久石军越来越多了,咱们得赶快出去!”

“那儿,将军!”仓吉良手指西北道,“那里久石军较少,而且没什么骑兵。”

“走,事不宜迟!”神风东藏道。

三人带着两千余足轻和三百骑兵从西北奋力杀出一跳血路,井伊川成发现神风东藏逃走后立马带人去追,但为时已晚。剩余的神风军失去了将领的领导,如群羊遇狼一般四散逃窜,而大部分未来得及逃离战场的骑兵和足轻也被悉数歼灭。

良久,整个平原里只剩下横竖交错的神风军士兵的尸体,有的战马也被撕裂成了数块,分散在不同的位置,五脏六腑散落一地。

大谷秀成和土健秀内正简单地打扫了战场,然后重新集结剩余的兵力,等待久石正和野比完夫的命令。井伊川成迅速消灭掉逃入树林的敌人后带着几千骑兵赶了回来,一见到久石正便说着一些恭贺的话。

“完夫,命令大军火速开往西之小,绝不能再给神风东藏喘息的机会!”久石正道。

“是!”

野比完夫右手一挥,行军司令便立刻将命令下达道前方三阵之中。大谷秀成和土健秀内正交换了位置,井伊川成依然负责左翼,短短一顿饭的功夫,三万余人的大军再次组成了巨大的方阵。

……

蒲生仲太郎听闻神风东藏在前方吃了打败仗后心如火焚,他将成内四个卫戍营分成四批,轮番地出去探听神风东藏的踪迹。夜深之时,西营的人伴随着神风东藏等人回到了西之小。

蒲生仲太郎一抹冷汗道:“大将军,您可回来了!卑职听闻前线溃败,心中很是担心!”

神风元二道:“大将军,我们向朝廷求援吧!”

神风东藏一闭眼,然后问:“其他人呢?他们回来没?”

神风元二道:“武石大雄死了……东田池之和伊藤忠吉不知所踪!”

仓吉良道:“东田大人被大谷秀成和土健秀内正斩首了,伊藤大人生死未卜!”

神风东藏急得眼泪直流,一下损失了两员武将让他心痛不以。他马上让蒲生仲太郎派人出去打听伊藤忠吉的消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报告将军,久石军杀过来了!”

蒲生仲太郎一听,背心顿时又凉了一把。他慌忙跑回屋里告诉神风东藏,神风东藏此时也慌了神,急得在屋里直打转。

“大将军,让我去跟他们拼了!”神风元二道。

“拼,拼,拼,你就知道拼命!”神风东藏说,“拼命谁不会?我也能一个拼他几十个,但这有意义吗?”

神风元二垂下头来,双手紧握佩刀,大有杀身成仁的架势。蒲生仲太郎见状,脑经一转道:“大将军,眼下西之小内还剩下四个卫戍营,可以吩咐他们先在东西门处集结起来,可以暂时挡住久石军的进攻,然后我们再向朝廷求援。”

神风东藏舒缓了口气说:“也只能这样了!”

蒲生仲太郎按照神风东藏的吩咐,命令东营和北营防守西门,西营和南营防守东门。又让火铳手和弓箭手爬上了西之小内所有的瞭望台。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蒲生仲太郎亲自登上瞭望台一看,久石军三万大军将西之小围了个水泄不通,骑兵统统排在前阵,之后便是足轻大军。

“神风东藏,你现在已经是死路一条,不如出城投降,自行切腹,久石家可以保证你的妻小无害!”平田一木道。

“畜生!”蒲生仲太郎骂道,“想战胜神风家你们还不够资格!”

“我是在给你们指条明路,现在就是连圣皇都救不了你们,还有谁敢插手?”平田一木大笑道。

蒲生仲太郎不再理会平田一木,刚好神风东藏也好了向朝廷求援的奏书,正愁不知道该如何护送出城去。

神风元二主动站了出来说:“大将军,我可以保护行军司令出城!”

仓吉良道:“太危险了,还是让卑职去吧!”

神风东藏道:“行,你去吧!元二留在城内帮着仲太郎主持防务。”

神风元二道:“既然如此,那也应该等到晚上再去!”

“是!”

仓吉良挑了五十名精干的骑兵做副手,酉时吃过一顿饱饭之后在西门集合待命。夜渐渐神了,仓吉良一估时间,差不多子时了。于是他将行军司令安排在骑兵中央,西门一打开便率队杀了出去。

久石军见神风军有骑兵杀出,于是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企图包围这几十名骑兵。仓吉良带这骑兵一路掠过久石军的前阵,就在久石军骑兵都在追击仓吉良时,行军司令突然冲出骑兵队,快马加鞭朝这反方向飞驰而去。

仓吉良见行军司令逃远了,便带着剩余的骑兵绕过半个城,从东门逃了回去。一清点人数,只剩得十余人回来。

新启城——大炎宫

羽柴氏忠端坐在皇位上,神色极为凝重。阶下公卿和将军们也都脸色铁青,启野次郎和北条信康对眼一看,恬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东朝将军在小南都吃了大败仗,现在情况危急,诸位说说,我们该不该帮一帮?”羽柴氏忠看了一眼北条信康道。

北条信康装做没听见似的,一直不肯抬起头来。黑田康见了有些心急,站出来说:“神风将军是为朝廷出力,既然有难,自然是应该帮忙的!”

说着,也看了北条信康一眼。

“如果朝廷出力,那就只有派近卫军了!不是吗?”

羽柴氏忠说完又看了一眼启野次郎,启野次郎也把头低了下去。羽柴氏忠厌恶地吐了口气,然后问明智光信道:“光信,你觉得呢?”

明智光信看着启野次郎道:“出动近卫军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帮助朝廷的人,朝廷又怎么会忘了他呢?”

启野次郎道:“神风将军为国家大义牺牲自己,我等同作为紫炎朝的将军,又怎能袖手旁观呢?”

羽柴氏忠道:“那凌大将军的意思是……”

启野次郎道:“臣愿意出资三十万银判和一千匹战马,以及两千石粮食帮助神风将军攘除叛逆!”

北条信康也说道:“臣也愿意出二十万银判和八百匹战马,以及三千石粮食协助神风大将军。”

羽柴氏忠听完后气就不打一出来,起身拂袖道:“明日再议!”

“千秋万代!”

退朝后,黑田康和明智光信随羽柴氏忠去了太和宫。黑田康支走了宫人后关上了大门,羽柴氏忠愤怒地一拍桌案道:“启野次郎和北条信康这两个混蛋,成心看好戏!人家神风东藏都快城破身死了,他们居然还说得出口。什么出钱,出粮食,出马匹,真是气死朕了!”

明智光信道:“陛下息怒,依成只愚见,启野次郎和北条信康二人并非不想出兵。我想,他们只是还不清楚该不该出兵。”

羽柴氏忠疑惑道:“此话怎讲?”

明智光信道:“神风东藏是这次讨逆的负责人,就算他们二人出了兵,但是主要功劳还是神风东藏的。对于他们二人来说等于出力不讨好,但是他们又不愿意看见久石正杀掉神风东藏之后挥师西进,所以二人这才在朝会上搞了这么一出。”

黑田康道:“关白大人说的对,北条信康和久石正是世代的仇家,他怎么会坐视不理呢?”

羽柴氏忠沉吟了一会儿说:“嗯,朕明白了。黑田康,朕立即写一封诏书,你晚上带过去给启野次郎和北条信康。”

黑田康道:“是!”

羽柴氏忠寻思了一会儿,又说:“光信,你得先去见一趟北条信康和启野次郎,这样力度也许会大点儿!”

明智光信俯身领旨,交待完了之后黑田康和明智光信一同退出了太和宫,明智光信清楚启野次郎和北条信康之间的关系,于是直接去了启野次郎的家里。

北条信康也在启野次郎家中坐着,对于明智光信的突然造访,北条信康和启野次郎都颇感意外。

“关白大人,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启野次郎问。

“什么风?闲风罢了,我只是突然闲来无事,前来看看二位,”明智光信道,“看起来二位似乎有要紧的事要商量啊!”

“哪里!北条将军也是无所事事,这才来府上喝杯小酒,解解闷而已。”启野次郎笑道。

“恰巧,我这儿也有一件闷心的事,也想向启野将军您讨杯酒喝。”明智光信道。

“喔?什么事?”启野次郎与北条信康对看了一眼说。

“朝廷被打算给东朝大将军六座城的封地,作为神风家为朝廷卖力的奖赏,”明智光信笑了笑说,“你们也知道,现在神风东藏被困在西之小情况危急了,圣皇陛下临时又收回了两座城,还让我物色物色看这剩余的两座给谁比较稳妥。我这思前想后的,就是找不出个人来,所以心中烦闷哪!”

“六座城!”

北条信康心中一惊,寻思着:“若是真个给了神风东藏六座城,这天下将来还会有我的份吗?”

“即使现在只给神风家四座城,那也是块不小的肥肉啊!”启野次郎说。

“关白大人,那您心中就真个没什么打算吗?”北条信康问道。

“本来是有的,只不过……”明智光信瞥了一眼北条信康说,“只不过现在似乎又没了,所以苦恼得很哪!”

“那两座是什么城?”启野次郎问。

“一个是折百具,另一个嘛……自然是新平了!”明智光信道。

“那关白大人要怎么样才肯给出这手中的城呢?”启野次郎问。

“那得看有没有诚意了!”明智光信说。

“如果我们有呢?”启野次郎说。

“怎么个有法?”明智光信问。

“骑兵五千,外加八千足轻。”启野次郎说。

“还有我的五千骑兵,外加足轻七千!”北条信康说。

“既然二位如此有诚意,那朝廷又怎么能没有诚意呢?”明智光信笑着说。

“顺便问一句,圣皇陛下准备将哪四座城给神风家?”北条信康问道。

“小南都、羽在、天奥和桥城,这与二位有关系吗?”明智光信说。

“不……在下只是问问而已!”北条信康忙摇手道,“我有自家的几座城池还能不知足吗?”

明智光信接过启野次郎递给他的酒杯,小抿了一口,然后放下静坐着。启野次郎和北条信康对视一眼,北条信康说:“关白大人,虽然我们已经答应出兵,您也有诚意,但是我们心里始终还是有点担心哪!”

明智光信笑道:“北条将军是信不过在下,还是信不过朝廷呢?”

北条信康神色慌张道:“不!岂敢有这种非分之想!”

启野次郎道:“北条将军只是怕关白大人与朝廷不好说话而已,并无他意!”

明智光信说:“这个你们大可放心,我既然敢在您府上放出话来,肯定不会是空口无凭的,不多时便会见分晓了。”

启野次郎见气氛略有紧张,于是忙扯开话题,与明智光信聊了聊家常。话还没过三回,黑田康便到了启野次郎的府上。

二人见黑田康带着三五个宫人,手中拿着一旨诏书,便也猜到个所以然了。黑田康当众将诏书一宣读,启野次郎和北条信康齐声贺了“千秋万代”,然后起身向明智光信赔礼道歉。

“人非圣贤,各计得失乃理所当然之事,二位就不必挂心了!”明智光信笑着摇摇手说,“不知二位准备何时出兵去西之小呢?”

“西之小?”启野次郎说,“不!关白大人,我与北条将军商议了一下,决定直接出兵新平。”

“哦?去新平?”明智光信奇怪道。

“是的,久石正之所以敢与朝廷对抗,除了久石家本身的基础外,最关键的就是新平这个大粮仓。只要我们一拿下新平,久石正心中肯定慌乱不已,到时候西之小的围也就迎刃而解了!”北条信康道。

“不愧是武家出身,这对战场的分析还就是与我这些做公卿的不同啊!”明智光信道。

“哪里!哪里!关白大人过奖了!”启野次郎说,“后天我与北条将军亲自带兵前往新平,请圣皇陛下和关白大人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有劳二位了!”明智光信恭敬道。

北条信康和启野次郎送走明智光信和黑田康,看着远去的轿子,北条信康不禁笑了起来。启野次郎好奇道:“你笑什么?”

北条信康说:“我笑他久石正,费尽心机抢了我的新平,最后还不是得被我给抢回来,而且还是名正言顺地抢!”

启野次郎说:“久石正是日落西山了,可是神风东藏还在,咱可不能大意!”

……

“主公,西之小的东门隐约可以看见有裂缝了,咱们再组织一次进攻就能打出一个缺口来!”井伊川成说。

“嗯,神风东藏还真顽固!城内两千余人愣是守了五天五夜,”久石正吹了吹热茶说,“明天让大谷秀成加强攻势,一定要杀进去!进城之后先抓神风东藏,至于神风元二嘛……能抓活的就抓活的,不行就杀掉!”

“是!”

次日平明,大谷秀成集结了八千足轻和三千弓箭手作为前军,等野比完夫令旗一指便朝西之小蜂拥而上。

神风东藏将受攻击稍轻微的西门抽调了一个营去东门,又让蒲生仲太郎去西门换神风元二过来。神风元二边跑边喊:“快点!火铳手全部跟我去东门,南营的八十名弓箭手去西门!”

“元二!元二!”神风东藏喊道。

“大将军,”神风元二喘着气说,“东门有很大的裂缝,恐怕是扛不住了!”

“扛不住也要扛,朝廷的兵马就要来了!”神风东藏说。

“朝廷兵马!近卫军吗?”神风元二苦笑道。

“先别说废话,你赶快去东门!”神风东藏道,“千万不能放一兵一卒进来!”

神风元二应了一声便朝东门去了,到了一看,久石军的足轻已经有一部分冲上了城楼,正与北营的人厮杀。神风元二拔出刀来,大吼一声冲了上去。连斩五六个人之后聚齐身后的十几个足轻再次向前冲杀,久石军见神风元二气势威猛,纷纷退下城去。

大谷秀成见状,抽出一支箭羽朝神风元二射去。只听得一声闷叫,神风元二倒在地上。周围的足轻紧张地将他扶起来,一看箭矢射在左臂上并无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神风元二拔出箭矢,用腿布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然后又冲上前去杀退进攻的久石军足轻。

“放箭,快!”大谷秀成命令道。

城下久石军万箭齐发,好似千根细针一般射向了神风元二等人。东营的足轻将神风元二护在中央,最前方的几人身中数十箭后倒在神风元二的身上。

“冲!继续冲!”大谷秀成拿刀指着神风元二倒下的方向喊道。

神风元二挣扎着爬了起来,怒目死盯着来犯的敌人,身旁还有没被射死的东营和北营的足轻也站起来靠拢到神风元二这边。

“咚!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