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提壶问江山

更新时间:2021-02-18 19:05:18

提壶问江山 连载中

提壶问江山

来源:落初 作者:乌龙禅院 分类:历史 主角:林道元燕帝 人气:

《提壶问江山》由网络作家乌龙禅院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道元燕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太子。”“都说了不要喊我太子,燕国都灭亡那么久了,还太什么子啊。”“燕人思念故国。”“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复国之后夫人们都可成为万人敬仰的娘娘,小姐就是我燕国大长公主。让她们过上好日子不正是太子希望的吗?”“哦,这倒也是。那还是喊我太子吧。”自此,亡国太子林重木,开始走上了他的复国之路。【本文更新时间为晚上18点,以及22点,一日两更。呃,不定时爆发】  手一贱开了个单人群(其余都是神),无聊者请进:286088580(酒醉乌龙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透过轿帘向外观望的许冲一瞬间有点失神,轿外那眼神空洞的让他心生寒意。说不出具体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就好像那眼神已经穿过了他的身体,但并不是无视他,而更像是他本身不存在的一样。

定眼再看,却又没有了那种感觉,轿外的人又道:“不信是吧?哈哈,我开玩笑呢,谁能把武功高强、英明神武、英俊非凡的许公子怎么样呢。呵呵……”先前让人心寒的表情已不见了,反倒是一脸谄笑,像那些要巴结他的人表现的一样。

待看清那身灰布棉袍,许冲顿时火气上冲,有种再次被戏耍的耻辱感。

轿子外许冲的几个跟班也反应过来,一窝蜂冲上来把林重木推开,然后挡在轿子前,等候他们少爷发话如何惩罚这个胆敢扰乱他们少爷兴致的人。

林重木脸上没有了原先的阴冷,像个无赖一样挣扎着喊道:“许公子,我有大事要向你禀报,许公子你快出来呀。你们快放开我,我有重要的事要向你们少爷禀报,再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快放开我,哎呀……”

林重木没有挣脱推着他肩膀的手,被推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到许冲从轿子里出来,又赶紧爬起来,觍着脸凑上去,道:“许公子,你终于出来了,可把我给担心的呀。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有大事要向您禀报。”

许冲一把抓住林重木的衣领,轻松的提了起来,面目狰狞的道:“你有什么大事要禀报?你不是要杀了我吗?”

“咳咳……玩笑话,玩笑话,确实有大事要禀报给许公子你,要是说晚了,怕公子真的是要有Xing命之忧了……咳咳。”

林重木憋得一脸通红,瘫软在地上,还不停的咳嗽。

许冲居高临下的看着林重木道:“说,什么事。自己先掂量掂量,你的小命还能不能活到下次咳嗽。”

林重木看了看围着他的几个许冲的跟班,示意是不是要让他们先避开。

许冲没有理会,又狠狠的瞪了林重木一样。

林重木讪笑着爬起身来,再次觍着脸凑近许冲,小声道:“这个女人碰不得,不然真的Xing命堪忧了。”

许冲以为又被耍了,伸手又把林重木提了起来。

“公子你先听我说完,说这话是有原因的,真的是为了公子好。当然,如果公子能赏点银钱就对我也很好了。呵呵。”

“说吧。”

许冲再次把林重木扔在了地上,林重木的话让他放松警惕,为了钱告诉他什么信息是说的通的,他曾经无数次的花钱摆平过很多事。

“不知公子知不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她是个寡妇。”

许冲看向他的跟班小厮,领头的那个赶紧点点头。许冲心想,寡妇刚好,更有味道。

林重木又道:“我还知道一个秘密,这个小娘子为何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呢?因为她有病,一种怪病,会传给跟她亲热的男人,一旦被传染了就会迅速死去,而且无药可救。我可是听说这小娘子的丈夫婚前是一个很强壮的人,但是新婚不久就病倒了,很快就死去了。所以她是个危险的人,公子你千万颗不能碰她啊!”

许冲心下不信,可是又有点害怕,再次看向他的跟班小厮。那领头的跟班小厮也不知道林重木说的真假,但有一点他是打听到了,这小娘子的男人确实是婚后不久就病死了。于是,赶紧点头。

许冲仍是不信,可是又不自觉的擦了擦嘴,觉得用手擦不干净,又卷起衣袖擦了擦。想想也不敢再冒险。他的命是很珍贵的,为了任何事而委屈的死掉都是不值的。

这时宅子里宴会好像散了场,开始有人往外走。许冲吐了口唾沫,看着轿子对他的跟班道:“赶紧扔出去,回去把轿子烧了!”

几个抬轿子的跟班用衣服包着手,把轿子里的绑着的妇人扔了出来,然后抬着轿子朝另一个方向溜去。

林重木给那小妇人松了绑,把她扶起来,道:“原来小娘子哭起来也这么漂亮,怎么早没有让我看到,真是可恨呐!”

小妇人手脚刚被松开,就赶紧转过身去,把衣服提上去遮住露出的双肩。听到林重木这么无赖的一句话,脸上红上加红,不好意思再哭出来。

巷子里的少年武阳已经消失了,林重木看着武阳躲身的墙上有一块凹陷,心下叹息,还是气盛啊。

耒阳县城南有一条著名的巷子叫做进士巷,巷子里多数是售卖书画典籍、文房四宝的店铺,林重木工作以及居住的“出进士宝斋”就在这个巷子里。

进士巷的尽头有一条小河,跨河的小桥头有一棵据说生长了几百年的老柳树,林重木闲暇的时候就会坐在柳树下跟各色人等一起吹牛打屁,或者跟小孩子们一起玩弹弹珠。那个小男孩就是林重木在这里认识的。

此刻老柳树下孩子们依然玩的兴致勃勃,这次林重木并没有加入。送走了那对母子都林重木就来到了这里,在老树下坐了很久,仔细回想今天见到的场景,还不时看一下自己的脚下。

林重木的脚下有一堆瓦砾,其中有三片摆出不显眼的“品”字形,如果不用心去看,就很难在瓦砾中发现。但是林重木却很容易就发现了,固然不是因为他视力好,也不是说视力不好的就容易发现,而是他对这个标志很是熟悉。这个标志让他很多次濒临死亡,也同样让他活到现在。

现在他需要找出的是这个标志中三片瓦砾的不同,他下一步的行动就隐藏在这个不同中。

老树下戏耍的人们又换了一拨之后,林重木趁人不注意翻下了桥墩。三片瓦砾中有一片的尖角顶端是圆润的,而这尖角就指向桥底。

林重木小心的攀着桥墩的缝隙,然后在桥底距离水面的三寸处发现了一根钉在桥墩上的细线,细线还被水里的什么东西一下一下的拉扯着。

林重木扯下细线,慢慢的拉出水面,细线的另一端是一条拼命摆尾试图逃离的活鱼。林重木手迅速收回衣袖,连带着把沾着冰冷河水的鱼在出水之前收到了衣袖里。然后翻到岸上,像往常一样哼着小曲离开。

回到书斋的后院,林重木先拿出宴席间给妹妹私藏夹带的美食放在锅里温上,然后找出他狭长的菜刀把鱼小心的剥开来。

不出所料,鱼肚子里有一个蜡纸包裹的白色布条,布条上扭曲的写着几个字:腊月二十五日夜,平岭岗,杀,取回紫檀木盒。酬银一百两。

林重木把布条连同蜡纸一起扔进灶膛,火光照亮了他的眼睛,也照出了他来到耒阳县的最终目的:杀人、夺宝。

腊月二十五,就在明日。

林重木抚着他的长刀提壶,吁出一口气,就在明天晚上,他一个多月以来做的准备就要开花结果,而且只能有一个结果。

可明日之后呢?

或许会是一个告别,跟一段生活的告别,跟一段生涯的告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