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北辰苍狼引

更新时间:2021-02-02 19:13:01

北辰苍狼引 连载中

北辰苍狼引

来源:落初 作者:相见不宜 分类:武侠 主角:赵闻先赵闻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相见不宜原创的武侠小说《北辰苍狼引》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赵闻先赵闻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狼族少年,流落江湖;苏家小姐,秋水剪瞳;大梁天子,励精图治;有座海岛,隐于东方……游走江湖内外,笑看悲欢离合,世事浮沉几度休,不过一叶扁舟,一壶老酒。且看狼族少年如何呼啸中原,去做那不太正经的天下第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北望从此就住在了苏家。

虽然闹了“持刀上门”这么一出,但苏老将军看上去并没有半点不悦,反而对于秦北望更加赏识了几分,而少年也因此在津门打响了名号。要知道,大梁三朝以来,还没有人敢在号称“天子下马”的涿州苏氏大门前如此行事,而且还能让苏家家主亲自出门相迎。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秦北望也算是有勇有谋的楷模了。

而这也正是秦北望所想要达到的效果。

曾经的国破家亡颠沛流离和市井底层摸爬滚打的五年,让秦北望吃了不少苦头,也让他学会了许多“歪门邪道”,因此,少年深谙造势对于一桩买卖的重要性。他要将自己当做一件商品推销出去,首先就得让苏老将军这个大买家看到自己的价值所在,实际上他也做到了。

就当下而言,在苏老将军的眼中,秦北望无论是能力、心智还是气度都已经算是过了关。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接下此事,苏震也只当是少年的自矜自傲放不下面子,想想也就过去了。

老将军哪里知道,富贵权势对于秦北望的诱惑力远不及那位海外高人来得强烈。

万事俱备,秦北望也就在苏宅静等出海,也不耽误苏老将军继续观察这位“准义子”。所以这些天里,秦北望虽然满心都是对于那位世外高人的期待,但表面上依旧要摆出一副老成持重温良恭俭的样子,装的甚是辛苦。

不过居住在处处都需要小心谨慎的苏家也有好处,那就是现在的秦北望已经跟苏家小姐苏慕苒混熟了。

苏震四十岁时才得了这一个女儿,自然是要星星不给月亮,宠爱的无法无天。偏偏苏慕苒从小便不爱女红爱诗书,再加上家学渊源,因而诗词歌赋无一不通,尤其擅长填词谱曲,被当代文坛大家点评为“情思百转,才力华赡,不输先贤”,可见其才女之名名副其实。

但这只是对外而言,要说在苏家,苏慕苒可是所有人见了都要头痛的小魔头。上到苏老将军,下到仆从丫鬟,没有一个人不害怕苏大小姐的天马行空和古灵精怪——今天在自家影壁上蘸浓墨练大字,明天把鸡鸭猫狗全都赶进老将军的书房让它们“饱读诗书”,闯尽了大大小小的祸,偏偏还打不得也骂不得,因为只要她那双秋水眸子里含上泪花,苏老将军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所以苏震喜欢秦北望,并不只是因为少年合老将军的眼缘,更是因为秦北望总是有办法镇得住苏大小姐这个“混世魔头”。

但实际上秦北望只做了一件事而已,那就是讲故事。讲草原风情,讲津门市井,讲那些颠沛流离穷困潦倒和苦中作乐,讲的都是苏家高墙内看不到的那些东西。这些对于秦北望来说都是实实在在的生活经历,但对于从小就没怎么走出过苏家门墙的苏慕苒来说则是从未见识听说过的新奇事物。

所以即使苏家小姐是才高八斗的“当朝女学士”,在秦北望面前也只是一个好奇心浓重的十三岁小姑娘,总有办法能勾起她的兴趣。比如随口哼出的牧歌小调,随手编制的草叶蚂蚱,都能让小姑娘安静半天。

秦北望不是什么隐藏于市井的武林高手,但很奇妙的,他却成为了苏家小姐的一扇窗子,窗子外面是缤纷世界,羡煞了窗子里面的一位小小佳人。

白马飞梭,半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这天一大早,秦北望就被苏家大管事徐九带到了那间曾经让他直冒冷汗的书房之中。

苏震依旧坐在桌后看书,但看见秦北望之后的反应却与上一次天差地别。老将军看着略显局促的少年,满脸和蔼笑意,指了指绣墩温声道:“这都半个月了,你小子也该把这里当自己家了吧?来,坐下聊。”

秦北望知道老将军一向不喜繁文缛节,便依言坐下,恭敬问道:“老将军今天召见在下,是因为出海一事已有进展了?”

苏震抚须笑道:“你这小子,唯独这点小聪明实在是不讨喜。不过你倒是说对了,我叫你来的确是因为出海的事情。”

秦北望心念一动,说道:“老将军您也知道,在下这段日子都没有出过宅子,所以实在是不知道......”

苏震闻言呵呵一笑打断少年的话头,促狭笑道:“你这小子,怕是跟我的宝贝女儿腻歪久了,上瘾了吧!”

秦北望顿时红了脸,支支吾吾没法接话。

“行了行了,老夫也是过来人,还不懂得你那点小心思?”老将军大手一挥道,“我苏家虽然也算显贵,但老夫向来没有什么门户之见。不过你小子最后是当义子还是当女婿,光靠油嘴滑舌可远远不够。别的不说,眼下这件事情你要是办砸了,可别怪老夫翻脸不认人啊。”

秦北望连忙道:“一定不负老将军所望!”

老将军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面色一整,这才说起了正事:“十二艘远航楼船已经修造完毕,民夫也招收的差不多了,就等三天后的黄道吉日正式下水。府上也已经为你备齐了远航所需的应用之物,稍后你可以去后院看看,若是有何不足,不论巨细一定要告知府上,磨刀不误砍柴工,切记不可应付了事。”

秦北望连声应诺,正要起身,却被老将军的手势压了回去。

“老将军还有何事嘱托?”秦北望疑惑道。

老将军十分少见地面露犹豫之色,半晌才轻声开口道:“你还记得那位使铁扇的公子哥吗?”

秦北望略作回忆,脑海中便浮现出了那张比寻常女子还要柔美一些的脸,当下便点了点头。

苏震“嗯”了一声说道:“三天后,他多半也会出现在龙舟入水仪式上,到时候你可不许由着性子胡作非为。”

秦北望愣了一下便咧嘴乐道:“老将军要是不提起,在下都忘了这一茬了,哪里会因为一点委屈误了大事。但老将军能否告知一下这位公子的身份?在下实在是有些好奇。”

苏震淡淡的说到:“他的身份也不好从我口中说出,到时你一看便知。我可警告你小子,当朝圣上到时也会驾临视察,你代表的是苏家,可不许误事!”

“当然当然。”秦北望自是满口答应,但心里依旧有些嘀咕。当朝圣上,那可是大梁国赫赫有名的铁血皇帝啊,“御驾亲征平苍狼,天子威严震八荒”说的可一点都不夸张,秦北望作为一名普通少年,又有狼族遗脉的隐秘身份,说他心里一点都不慌绝对是假的。

但事已至此,秦北望也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毕竟当朝天子也不是那位能够一眼看出他身份的白袍白自安,只要小心行事,大概也出不了什么岔子。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这天刚到黎明,苏家门口便套好了三辆马车,分别搭载着老将军苏震、少年秦北望和一大堆行李包裹,不急不缓的向天津港码头驶去。

秦北望坐在马车中,心情激荡难以平静。九年草原,一年流离,五年津门,如今又要远航东海,纵使他要比同龄人老成许多,终究也是渴望安定安稳的。但他这一生,似乎注定不得安生。

少年的旧刀就搁在一旁,这是秦渭河留下的,如今也成了少年最有力的依靠。但少年并没有去碰这把曾经沾满了苍狼族人鲜血的“狼首斩”,而是轻轻抚摸着胸口。在衣襟底下,贴着胸前皮肤的地方,已经多了一样仍有余香的小物件。

那是一枚红木无事牌,以丝线穿结挂在胸前,寓意“平安无事”。这类饰物一般是美玉制成,之所以用红木,就是因为制作者的手艺不足了。上面还歪歪扭扭刻着四行诗句——风帆应有志,沧海明月晖。翌年早春时,公子平安归。

没有落款,但秦北望心里清楚,这使用雕刻刀的手艺,可不就是他手把手交给某个小姑娘的吗?

公子平安归,真好。秦北望反复想着。

若能平安归,佳人嫁与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