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祸水妖妃

更新时间:2021-01-13 09:29:04

祸水妖妃 连载中

祸水妖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栢夜 分类:玄幻 主角:念如初凤祁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祸水妖妃》的小说,是作者栢夜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念如初至死都没有告诉那个男人,被他一剑穿心的婴儿,正是他和她的亲生骨肉; 他曾许下盛世,令她深情错付,可她步步为营替他夺来江山,却只换来一句清君侧 满目疮痍中念如初美艳的笑了,她告诉他,这笔债,我迟早要你还清 当一切重新来过,她风华绝代,立世倾城 她笑道:凤祁冉,你欠我的,你加倍来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念如初感到自己像是在一条长的永远没有尽头的隧道里穿行着,而两旁都是烈火,足下也是尖锐的碎石,刺的她周身都在疼,血淋淋的。 不……她不要永远被困在这种鬼地方! 当眼前再无其他色彩,她突然伸手向了两旁的烈火,开始疯狂的拍打着坚硬的墙壁,丝毫不顾忌身上的衣物也被烧着了。 她要看到炽儿!她一定要出去,她要知道炽儿怎么了! 挣扎中,她蓦的睁开了眼睛,感觉到只有色眼前的黑幕沉沉,以及拼命张口呼吸的自己,像极了在干涸的池塘里残喘的金鱼。 她坐起身来,全身却瘫软的毫无力气,她甚至都无法将自己撑起来,只能抓住床沿,感觉到全身上下都被冷汗湿透了。 掌心里清晰的传来了一抹尖锐的刺痛,念如初一震,低头看去才发现是床边的小竹刺刺破了掌心的肌肤。 疼痛的感觉…… 念如初蓦的抬手覆向心口,却没有触摸到意料之中的伤口,也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她……她没死? 被那样锋利的剑穿过了身体,她竟然还没有死?而且伤口也不见了? 她再度试着爬起来,可眼前发黑的太厉害,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伏在了床边。 黄鹂啼鸣。 初秋的落叶悄然落下,还带着些许夏日的闷热潮气,落于水面的时候便发出细微的窸窣声响。 一颗小小的脑袋探入房间,灵巧的大眼睛眨了几下,看到里屋的人似乎还没什么动静,便先行入内将托盘放在了桌上。 突的,内屋传来闷响,令女孩惊讶的转头,见似乎人影晃动,赶忙掀开了纱幕走进去。 却见是正伏在床边的白色身影,正喘着粗气,发丝垂落着遮盖她的面容,令人看不清她此时的神情,但她浑身都在颤抖着,显然是不好的。 “呀,初姐姐!”女孩慌忙上前,俯下身来将她扶住。 初姐姐? 这声熟悉又陌生的称呼令念如初的身子猛的一颤,她抬眸,嗓音艰涩,尤其是当看清了面前的女孩时。 “……阮妤?”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怎么可能……出现在她眼前的这个人,竟还是那么活蹦乱跳的阮妤? 她分明记得……就在她产下炽儿的前一个月,国君凤箬阳提出要封她为后,为了断净她身后一切可能牵涉到凤祁冉的关系,阮妤分明……已经死了啊。 她清楚的记得那一日漫天大雨,只有宫女给她带来消息,城外的舞坊被人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斩草除根……那个男人他向来就是这么做的。 “初姐姐……你还好吧?怎么你的脸色这么糟糕呀?”阮妤皱起好看的双眉看着她,担忧的把小手覆上了她的额头,“烧好像已经退下来了呀……” 念如初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乱成了一团。 她怔愣的看着阮妤触碰自己,却听不到她关切的声音,只能清楚的看到她的小嘴在一张一合的,确乎在说着些什么。 蓦然,她伸手抓住了阮妤的双臂。 “阮妤……我,是谁?”她面色惨白而急切的问道。 阮妤愣住了,半晌才笑了起来,“初姐姐你在说什么呀?你是不是病糊涂了?你就是我的初姐姐,还会是谁呢?” 初姐姐……初姐姐。 当时在舞坊里,这个灵巧的女孩就是一直这么叫她的,念如初根本无法相信,这个本该在一年前就死去的女孩,现在竟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甚至还宛如当年年轻的模样。 当年…… 一个念头闪入脑海,令念如初的身子猛然一震。 她匆忙的四下一看……没错,就是这个屋子!桌子上铺着她绣的方巾,墙角里放着她的琵琶,甚至……在这床顶上,都是樱草色的纱帘。 这是她当年在舞坊里居住的小厅! 可这里已经毁掉了啊,已经被那个男人斩草除根了……她怎么可能还会回到这里,甚至还是活着回到了这里…… 除非,只有一个可能。 她重生了。回到了当年,那一切都不曾发生的时候! 尽管这个念头令她难以置信,但念如初却在萌生此意的时候,突然觉得这就是上天听到了她当时的悲戚,要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 “初姐姐,你倒底怎么了嘛?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要不要我去告诉坊主再把大夫请来?……” 她的样子让阮妤有些担心,可她伸出的小手却突的被念如初抓住,她突然看到念如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 “阮妤,现在是什么时候?” “……刚刚过了辰时呀。” “不,我是说……现在是云溪历的几年?” “呀?”阮妤不解其意,奇怪的皱着眉头,但还是回答道,“现在是云溪历二十七年……姐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云溪历二十七年! 念如初蓦的死死握住了拳头。 炽儿的降生是在云溪历三十二年,而那个男人,是在七个月后杀入皇宫,篡夺了帝位的,那一年是云溪历的三十三年。 也就是说……她真的回来了,回到了整整六年之前! “……初姐姐!”念如初这般奇怪的模样让阮妤嘟起了小嘴,她压下她的手,一脸正经的看着她,“你倒底是怎么了嘛?为什么这么奇怪?” 念如初已从最初的震愕中恢复了些许,她扯起嘴角露出了一抹虚弱的笑意,“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 阮妤又气又笑,伸手将她的身子扶正,又拿来软垫让她靠上。“你还是乖乖喝药吧,好不容易烧才退了下来,可别反复了才好呢。” 显然她并没有起疑,只当自己睡糊涂了发些疯。随即也返身去外间拿药。 念如初看着她的背影出了帘去,再度环顾四周,一切竟陌生的令她发怵。却也比她想像的,更快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当她镇定下来,才感觉到掌心的疼痛。她低头,看到掌心那一抹细细的殷红已有些凝结。 脑海中铺天盖地袭来的便是那一夜的画面。 鲜血和烈火,他们的践踏和嘲笑,死去的炽儿,凤祁冉的冷漠,白云舒的讥诮一一划过眼前。 她蓦的握紧五指,阖上双眸将那些画面在眼底掩盖而去。 她重生了。她要这一切,都重新来写。要向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一一的讨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