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总裁大人在上:前妻请小心

更新时间:2021-06-09 22:54:01

总裁大人在上:前妻请小心 已完结

总裁大人在上:前妻请小心

来源:落初 作者:白眉弯 分类:言情 主角:凌霄凌唯策 人气:

《总裁大人在上:前妻请小心》为白眉弯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第一次见面,她邪气往他脸上摸了一把。“嘿嘿,你小子长得不错。”他想,人在江湖走,难免偶尔会碰到一两个女流氓,于是忍下了。第二次见面,她一颗颗解下扣子,带着浅笑。“凌少,你看到底我值不值?”他抬起眼眸淡淡看她,觉得这女人挺有意思,于是他低头签了契约。再后来……“凌大少爷,我们明明说好了的,你给钱,我走人。”她咬牙切齿地把他搂着腰间的手甩下。他不可抑制笑出了一声,顺手理了理她发丝,然后又把手放在她腰上。“老婆,你觉得我会做赔本生意么?”“……不会。”“这就对了,躺好。”她一来一走,不仅让他赔了身,还赔了心,这笔账不拿她一辈子还,都当他在黑白两道翻云覆雨的凌唯策是傻子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心宛脸色煞白,手里捏着那报纸上面的照片,微微颤抖。

虽说照片上那女人的脸没完全拍得清晰,但她明明白白知道,那女子就是她本人。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死死盯着她,魏文清冷嘲热讽。“攀上了凌霄集团的老总,你胃口真不是一般大。”

眼睁睁看见男下女上的照片,心宛吃惊。

更让她吃惊的是,下面还有一行醒目的大字,凌唯策接受采访颇让人哗然的原话——照片什么姿势,我们就什么关系。

这句话里头到底是几个意思?

“够了!”魏文清一把地夺过心宛手中的报纸,冷笑道,“这样目不转睛地看,你也不嫌丢人?言心宛,认识了十多年,我还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好本事。”

“你倒是说说看,借着酒劲,是让人家上了你还是你强上了人家?”

越是看她神色惶然,魏文清说的话就越难听。

许久不出声,最后心宛不可抑制地干笑了出声音来,猝不及然的笑声,多了点悲切的味道。

她转过脸对着魏文清,冷笑道,“若不是我还有这样的本事,不就让你魏大少爷称心如意了?”

“这些年费尽心思来掏空我爸留下来的言氏,眼看你羽翼丰满,再打算轻贱了我,然后再将言家所谓的不堪来去始末公之于众,再将我逼死。你好痛快不是?”心宛一字一句说得轻慢,倒是难得的冷静。

若不是现在脑子还能清醒地记着从前的事,心宛绝不会相信现在自己能这样冷静。

魏文清微微一愣。

“可惜啊,你如意算盘打错了,我现在哪怕是胡乱把自己糟蹋了,你魏文清也别指望能称心!”

抬眼看她,魏文清扯起冷笑,“以前人总说你温柔善良,你现在倒是学会了破罐破摔。”

“要是早些时候你留着些心眼,估计现在我就没了这样的机会。”轻慢的语气像是嘲笑。

魏文清带着残忍的笑容靠近她,伸手想抚上她的脸:“只要你好好听话,当我的女人,我不会亏待了你。”

想要她当他的情人?心宛满腔的怒火升起,顺手将手里的报纸向魏文清摔去。

“魏文清!你少跟我来这套。我言心宛不值钱,也没你想得那么贱!呵,可你要是逼急了我,不大了出去随便找了个男人上了,也比被你上强!”

“言心宛!”魏文清果然被这句话激怒了,手里死死捏住她砸过来的报纸,他没听过温婉的她嘴里还会说这样的话。

一场变故,温顺可人的心宛,成了刺人的针。

“我当初就是瞎了眼,才让爸妈收留了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现在还跟你说话我真是白痴!你有多远滚多远,省得脏了我的眼!”心宛不想再看他,冷冷背过身。

“还有,魏文清,你别以为你现在手里握着点权就能够只手遮天,你早晚会遭报应!”她的忠告。

她是瞎了眼,错把豺狼喊了那么多的哥哥,最后还落得这么个下场。怨天怨地,还不如怪自己无知!

“是么?”身后的魏文清终于不以为意地笑出声,对着心宛的身影冷道,“在我遭报应前,只怕你哭着来求我!”

心宛一顿,随后传来他恍若魔鬼般的话。

“我劝你别不领情,你只要清楚一点,心欣停了治疗,会死。”

魏文清盯着愣怔的心宛,笑得残忍。“你们过了十多年的太平生活,也该尝尝家破人亡是何等滋味!”

欣欣的治疗,会停?!想到此处,心宛全身的血液在倒流。

艰涩地回头,看那日光映得魏文清俊逸的脸,刺眼发疼。她不敢相信,曾经欢笑屋檐下的这个人,竟然会残忍到这等地步?

心宛脸色青白,声音颤抖问:“唯文清,你想干什么?”

魏文清并未回话,绕过心宛,擦肩而过时,留下了轻蔑的话语,是冰冷的,“小宛,我就在酒店里,随时等着你来求我。”

留下这么句话,魏文清走了,空荡荡的马路上除了对着心宛窃窃私语的人,就什么都没有了。

心宛整个人僵在原地,刚才魏文清说的话也都还在脑子里久久散不去,才一个晚上而已,她竟已经一无所有了。

站着久了有些虚脱,心宛手扶着路灯杆儿上才勉强将自己撑住了。

“魏文清那混蛋!你要是敢把心欣的治疗给断了,我跟你拼了!”

心宛咬牙,她自己也知道眼下的情形时何其糟糕。魏文清手里捏着她的把柄,她是不可能硬来的。

他怎么能做得那么绝情?

心宛眼圈突然暗暗发涩,使劲地抹了一把脸,脸颊微微发疼。

一阵冷风袭来,那团揉得发皱的报纸吹到脚边上,停了下来。

低下头,正好看见那暧昧非常的照片,心宛一愣。

还有别的路,不是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