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家欢乐颂

更新时间:2021-06-09 23:02:15

农家欢乐颂 连载中

农家欢乐颂

来源:落初 作者:慕知简 分类:言情 主角:夏雨柔玉佩 人气:

完结小说《农家欢乐颂》是慕知简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雨柔玉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简介:陆路是现代的女大学生,过着悠闲的日子,因为一块奇怪的玉佩来到古代农家,虽不用费尽心力分家,但也要面对几位不算极品,却又难缠的亲戚,还要时刻防范村里总和自家作对的老太太。且看她如何在家人的帮助下和这些人周旋,又是怎样努力带领家人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  无空间,无皇帝,无王爷,  种田经商,家长里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路缓缓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木制的房梁,和有些灰白的墙面。陆路觉得应该把去姥姥家的计划提前些了,都梦见姥姥家没盖新房之前样子了。

视线向下,陆路发现了纸糊的窗户,她眨了眨眼睛,窗户还在。

不对!她突然想起那块发着诡异光芒的玉佩,这说明她不是在做梦。

她“腾”地坐起来,看到一双不属于自己的缩小的双手和缩小版的身体。

她脑子有点懵?这是什么状况?

这时,门开了,走进来一胖一瘦二位妇人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其中瘦的那个妇人一见到她,快步跑过来,一手抓着她的手,另一手背碰触过她的额头和脸颊说道:“谢天谢地,可醒了,郎中说醒过来就无大碍了。老天保佑!菩萨保佑!”

陆路听着她说话,由着她动作,愣愣地看着她,不知道该给什么反应。

这时那个小姑娘端了一个药碗走过来,递给那瘦妇人道:“娘,先让秀萝把药喝了吧!胡郎中说她能喝下药去,就无大碍了。”

听着她们的对话,像是姥姥家那里的口音,看穿着却是古代的服饰。

那妇人接过那药碗,递到她嘴边说道:“快趁热喝了,凉了就变苦了。”

陆路看着黑漆漆的药汁,使劲眨眨眼,并没有消失,还有药香争先恐后地钻进她的鼻孔,看来她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自己怎么遇到这么时髦的玩意?那不是夏雨柔的梦想吗?她只想做收藏家,不想变成古董被收藏啊!

陆路怯怯地道:“这是哪里?你们是谁啊?”

谁知那妇人一听,脸色大变,焦急地问:“秀萝,你这是咋了?咋认不出娘了?”

那胖妇人刚才一直跟在瘦妇人身边,一直没开口说话,见状开口道:“三嫂,你先别急,兴许是孩子刚醒,懵住了。过会儿就好了呢!”

又转过来,对陆路道:“秀萝啊!这不是在你自己家吗?”还指着瘦妇人和女孩道:“那是你娘,你姐,俺是你刘婶,你缓缓神仔细瞧瞧。”

旁边站着的小姑娘见陆路这样子,急的不知该怎么办,开始掉眼泪。

这时那瘦妇人已回过神来,放下手里的药碗,抚摸着陆路的头,盯着她的眼睛,脸色虽还焦急,语气却温柔的道:“是啊!是啊!你刚醒,没反应过来也是有可能的。别急,慢慢想,能想起来的。”虽然话是对陆路说的,其实更像是在说服她自己。

陆路自己知道一定想不起,她应该是因为什么原因穿越到这位叫秀萝的小女孩的身体里了,她们说的那个是这具身体的事,她可没能力找回别人的记忆啊!

她又不能说自己不是秀萝,只是借用了她的身体,不被人当妖精烧死才怪?所以她现在只能装失忆,混过眼前再想别的办法。于是装作什么事都不记得了,问什么都摇头。。

那位瘦妇人就是秀萝的娘开始着急起来,絮絮叨叨地讲起秀萝的事。见她还是一脸茫然,眼泪也落下来。

胖妇人刘婶见这样下去不行,劝道:“三嫂,你先别哭。兴许是啥病,咱们没见过,郎中兴许见过哪?快去找郎中给秀萝瞧瞧啊!”

一句话点醒了秀萝娘,她马上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对哭着的小姑娘说道:“快!秀菊快去把胡郎中请来给你妹妹看看。”

小姑娘听后,答应了一声,边擦眼泪边往屋子外跑。

刘婶又道:“你家三哥还不知道吧?你又走不开,俺让俺当家的帮你找他回来吧!”

“你三哥听说县城里他二哥家附近有个老郎中看病很厉害,带着两小子去城里请他了,顺便买些东西。算时辰该回来了,就不用麻烦他刘叔了。”秀萝娘这回儿已经平静下来了,不好意思的道。

“三嫂说哪里话,咱们啥关系,说这些就见外了,俺这就让俺当家的去迎迎三哥他们。”说完也走了,秀萝娘只来得及向她背影道谢。

过了一会儿,刘婶去而复返,说她当家的知道了情况,已经出发去县城了,秀萝娘再次道谢。两人留下来照顾陆路,提起些旧事想唤起她的记忆。

最先回来的是胡郎中和秀菊。

胡郎中五十多岁,背了一个木制的药箱。他是个土郎中,就住隔壁村,来的比较快。

路上他已听秀菊说了情况,到后又细细地望闻问切一番。捋着山羊胡思索了好一会儿对秀萝娘道:“老夫行医多年只见过垂垂老人失去忘性,从没见过稚童得这种病,对比脉象也不同,不好直接下断言。以老夫判断来看,应是寒邪入理,致心窍受阻,神智受扰。”

他说的术语太专业,秀萝娘也没听明白。期盼地道:“胡郎中,你说的俺也听不懂,你就说这孩子现在啥事也不记得了,能治好不?”

“呃……这个,性命已无忧,但失了忘性这病症,不好说……我只能开几副祛邪疏泄,养心益气的方子先吃几天,如无好转再请老夫过来,想想别的法子。”

秀萝娘听了很失望,“那只能先按你说的办……对了,胡郎中前天你开的药还剩一副,还吃不?”

胡郎中想起前两天开的药方,说道:“那是回阳救逆,温中益气的,她虽好转,还是可以吃……”

正说着屋外又进来几个人,当先进来是位三十五六的汉子。他快步来到陆路面前,迫不及待地开口道:“秀萝,咋样了?想起啥没有?俺听你刘叔说了,说你啥都记不得了?俺是你爹,你还记得不?”一下子问了好些问题,就盼着她能有点反应。可他对着陆路眼眸里的陌生和防备的样子,所有的失望都写在了脸上。

他的后面跟着两个男孩。一大一小,手里都提着东西。大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白净清秀,身体有些偏瘦。小的那个比哥哥矮一个头,长着一双清澈黑亮的眼眸。他们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担忧,看来这家人对秀萝都很疼爱。

最后走进来的也是个汉子。很壮实,比秀萝爹高半个头。皮肤黝黑,留着络腮胡子,看上去比秀萝爹大好几岁。但照陆路推断,这位应该就是刘婶的当家的,年龄应该比秀萝爹要小。

他也问了声:“秀萝?知道俺是谁不?”见陆路没给他任何回应,便摇头叹了声气,没再说话。

兄弟俩已放下手里的东西,过来轮流和陆路说话,试图给她些提醒,让她能想什么来,当然都徒劳无功了。

秀萝爹见状只得转去胡郎中那里了解些情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