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9 18:32:14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 连载中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不遑 分类:言情 主角:龙钰萧枫 人气: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作者:不遑,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龙钰萧枫,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落樱幼时孤苦无依,受尽世家冷暖,她李代桃僵替妹出嫁,却不曾想从此落入了幸福与痛苦的纠葛之中,她赔了爱,葬了腹中尚未出世的孩儿,在心灰意冷之时,幼年被遗忘的恩人带着他离开是非之地,今后的路,何去何从?龙钰一生淡泊名利,却阴差阳错娶了流湖湖畔倾心之女,好友萧枫的一张血书将他卷入了一张异国血缘的纷争,在身份成谜之时,他燃起了滔天恨意,从此便踏上了一条嗜血之路,再无归途。龙璟宸战神之名威震天下,世人皆知龙璟宸之威名,但何曾想到他还有另一个名字,另一个身份,因为年幼的恻隐之心,赔上了一生的命途,因为一张脸,被痛恨,被怀疑,被伤害,在误会解除的时候,他能否拾起爱了十几年的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侍卫见管家停了下来,便将小环扔在地上,若是王爷被吵醒,他们几人免不了一顿板子,他们才不会怜香惜玉的对待小环。

“你这丫头看着面熟,是哪个院的?”管家仔细瞧着小环,像是前几日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唔......”

“拿开。”管家看了看身边的侍卫,那侍卫立刻取下了塞在小环口中的抹布。

“婢女是王妃娘娘的近身侍候小环,奉娘娘之名来瑶华殿请王爷。”小环收了泪光,只是那可怜害怕的模样却还是一样。

管家正是思量着该如何处置小坏,毕竟她私闯瑶华殿,险些酿成大祸,是该问罪,但小环又是王妃的人,怕是不能草率处理啊。

“住手。”

管家和那几个侍卫纷纷寻声而去,落樱未施粉黛,也未曾梳妆,仅是穿了个外衫便一路跑来瑶华殿。

管家呆愣了许久,世间竟有如此出尘绝艳的人,那一张脸素净白皙,似乎是用羊脂玉雕刻一般,带着柔和静谧的温柔。看那一头松散的青丝,更像是泼墨而成,仿佛空气中还残存着淡淡的墨香,这样绝佳的气质当真恶名在外的左家大小姐吗?

“娘娘......”小环喜出望外,双目仍是噙着泪花。

“你们是谁?她犯了何事?”落樱见小环许久未回,便想着亲自去一趟,没想到她自己在王府内迷了路,误打误撞的看见了这一幕,她真的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管家可是在晃神中听到了小环喊了声“娘娘”,不由得会心一笑,想来王爷真是好福气。看来世人都被骗了,谁曾想到那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是如此一个绝代佳人。

“老朽是王府的管家,小环姑娘私闯瑶华殿,是该问罚。”管家笑言,正巧不知该如何处理,正好王妃插手,也正是有个台阶下了。

“管家,小环年纪小不懂事,念其初犯,可否网开一面。”落樱满是诚恳,楚楚动人的眼睛,带着几分请求。

管家尴尬的掩面低头,忙着回话。

“瑶华殿也算是对小环姑娘小惩大戒了,老朽告退。”管家带着侍卫重新守在瑶华殿,刚刚是他亵渎了王妃。

瑶华殿外,落樱忙解开了绳子,然而小环却立刻抱着落樱大哭,她委屈,她害怕,她更恨自己没用。

“好了,好了。哭什么,好歹我也是挂名的王妃。”落樱轻声安慰着,殊不知她似乎还没有小环勇敢。

“娘娘......”

“今日一定要得了他的口令,光明正大的从王府出去。”对于私自出府,她还是心有余悸,若是在遇见他,她又该如何?

“为什么?”

“别想那么多,你先回去,我自己去找王爷。”落樱以王妃的身份去寻王爷总比一丫头强太多了。

小环依依不舍的回去,纵是她担心有什么用,是她太笨,是她没用。

落樱今日只想早点见到左元,有些事情一定要问清楚才是。

落樱也顾不上回去梳妆打扮,她也知这般有违妇道,可是她没有时间了,她一定要赶在他之前找左元问清楚。

“娘娘,您这是?”管家侧目而言,娘娘这身打扮实在是难为了他们这些下属。

落樱看出了管家的避目,朝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瞧了瞧,说道:“无妨,我找王爷说件事,很快就离开。”

“娘娘留步,王爷还未醒,如此行事,恐惊怒了王爷。”管家不卑不亢,言词间似乎是在好意提醒着王妃。

“不行,今日我一定要见到他。”落樱说着便要冲过去,那几名侍卫想拦有不敢拦,略显几分为难。

“娘娘......”管家话音未落,便听得殿内婢女打断。

“王妃,王爷在等您。”

落樱即刻小跑着去殿内,留下满目惊异的几人。

“好好守着。”管家悠悠哉离去,似乎他心情甚好,但又说不上来为了什么。

那婢女直接领着落樱进了内殿,映入眼帘便是一副山竹水墨画,墨画下方放置着两把黄梨木制靠椅,左边整齐的摆放着文房四宝,右边靠里的地方被一层纱帐挡住,想来纱帐后面便是龙钰就寝的沉香木床。

龙钰这个人真不愧为皇城第一才子,这寝殿摆的物件都比旁人高雅,虽说还有几件俗物。但也是应了那句“雅俗共赏”。从这些东西就可以看出,龙钰怕是比传言中更懂得高山流水,赏花弄月。

落樱在左元府邸见过不少好东西,但像这般普通中透着高贵的清雅还是头一次见。很少有人将沉香木制成床,香味浓郁不说,还有极大的助眠作用。想那龙钰估摸着是睡眠不好,这才想出了沉香木床。

透着隐隐的纱帐,龙钰在里,落樱在外。他不知,她也不知,她们曾经是有些缘分。

纱帐里,龙钰仍然是睡眼惺忪,倦怠的目光总是不能聚集,隔着一层纱,他隐约看见外面站着一位女子。

“什么事?”疲倦的嗓音,略微带点暗哑的磁性,殿外动静那么大,他能不被惊醒吗?纵然是惊醒了如何,他也没有多大的怒火。

“昨日本是归宁,可王爷不在。今日再去,虽说是违了礼教,但也总比不去的好。”落樱心中也没几分把握,如此说辞是有几分牵强,只是她还不知道,昨日相府归宁,她已经沦为天下的笑柄了。

“是本王疏忽了。今日理当陪同前去,王妃可先行一步,本王稍后就到。”龙钰顶着困倦,想着再休息个把时辰,但归宁之事,他没有理由拒绝。

“锦鸿,这件事你亲自去办。”

落樱隐约看着龙钰缓缓倒下的身影,不由的担心,难道龙钰病了?不然怎会如此憔悴不堪,说了几句话便累倒了。夫君生病了,她作为妻子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

“王妃,半个时辰后,拿着这个令牌出府,婢女会准备好一切事宜。”由此可见,锦鸿虽是一个婢女,但权力着实不小。

落樱含笑应着,但心中不免疑虑,原来那婢女名唤锦鸿,当真是个好名字。

锦鸿相貌清秀,有种小家碧玉的感觉,但她气场极稳,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触动到她。

小半个时辰,落樱略作梳妆,坐在台前,看着镜中的绝代佳人,思绪一再飘远,往昔之事,犹如烈酒,越是放置,越是不忘,但烈酒会飘香,她的往事却是一颗刺,一颗长在心有的恶刺。

落樱一身素衣,简单的将青丝挽了起来,略施粉黛的她像是一股清流,颠覆了人们对于盛装打扮的溢美。

“王妃,一切都准备好了,请上马车。”锦鸿对钰王府的女主人只是尊敬而已,在她眼中谁都可以做钰王府的女主人。

落樱看着如此大的排场不禁有些退缩了,精致的马车前挂着属于钰王府的显著标识,这辆马车应该是龙钰的专乘,那马车后面站着好几排整装待发的家仆,他们两两一组,手里拿的,肩上扛的,都是回门大礼,想来那礼物也是极为贵重。

“锦鸿,这样会不会太张杨了些,这与王爷平日作风相差甚大,会遭人闲话的。”落樱再三思量还是想要拒绝,毕竟这次她意不在回门。

“王爷既然是吩咐婢女去的,那就应当和往常不一样。”锦鸿这话只是说了一半,其实在落樱离开瑶华殿之后,她就重新得到了龙钰的口令,厚礼回门。

龙钰此番作为,也不过是为了弥补昨日的过失,毕竟他和落樱已经奉旨成婚,她是他的责任。

落樱原本还想要拒绝一二,可见锦鸿已经入府,她也便没了开口的机会。

落樱上了马车,真是无限感慨,那马车不怎么华贵,却是别有用心,原木的框架透着清新自然,随意放在车内的几本诗集,泛着指尖留过的痕迹,一壶庐山云雾,弥漫着浓郁清雅。吟诗作对,品茗阔谈,这样毫无羁绊的自由自在,是她一生也追寻不到的。

马车行走在宽大的官道上,她不管车外如何纷扰嘈杂,车内的她已是泪流满面。她不自觉的翻着闲散的诗集,原来龙钰也是被禁锢了雏鹰。她和龙钰一样,都被别人左右命运,龙钰生在皇宫,很多事情由不得他来,他想要的却是这座皇宫所背弃的。她卑微的活在那个人脚下,太多的事情她身不由己,她想要的也正是那个人所不那个容忍的。

他们何其相似,一样的活在一个枷锁之中,不能反抗,更不能逃脱。她轻轻啜泣,是为了别人而流,还是为了自己而流,她也分不清了。若是她已经逃脱了他的桎梏,和龙钰好好的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也是无可厚非,尽管龙钰对她没有爱,但他们同病相怜,她还是有机会的不是吗?只是她如何再一次逃离他,她却是畏缩了。

车外仍然是的纷乱的世间,唯有那一本意外的诗集,牵动了她沉寂已久的心,沉静的内心世界,思考了她的前二十年,似乎只是为了多呼吸一口空气而漫无目的的活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