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颜未老人非昨

更新时间:2021-01-27 19:14:14

红颜未老人非昨 连载中

红颜未老人非昨

来源:落初 作者:寻默 分类:言情 主角:那婆子晨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红颜未老人非昨》的小说,是作者寻默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女频2组A班签约作品】  滚滚红尘,已是今非昔比  昨日红颜,是几弹指挥间  在这浮华之中,红颜将逝之时  她说,  我倾尽所有,却错爱一生  她说,  对不起,是我将你逼入绝境  她说,  心,只有一颗,我只能将它给我最爱的人  山河之中,真爱之下,到底孰对孰错?  异世红颜的魂魄,却是纠葛于这历史洪流之中……  某默三鞠躬,感谢荷禾提供这么友爱的一个简介,呜呜!大家去看看《锦寒》!谢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快到枫林院的时候,一路沉默的南清寒突然开口了。

“等你十岁我便收了你吧!”

听到这话,我一惊,赶紧开玩笑似的说道:“主人说笑了,离兮这身份怎么能配得上四皇子你呢!”

他拉着我的手立在枫林院门前,定定的看着我,“没关系,我给你一个身份,”突然将我拉入他的怀中,锦缎衣袍传来冰凉的温暖,“难道你不愿意跟了我?”

我想挣脱掉他的怀抱,奈何他拥得太紧,我挣了半天仍然无果,只好平静地说,“对,我不愿意,非常的不愿意。”现在的我已经忘了该怎样去爱了,我不想再淌这趟浑水,“告诉我,你懂得什么是爱么?”

他缓缓的松开了我,目光中有我看不清的感情,半晌,他无奈的笑了笑,却仍是故作轻松,“罢了,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我只是不想让你离开我。”

我心疼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又笑着拍了我的头,“你那是什么眼光?有时我真的好搞不懂你,你明明不过七岁,一举一动却一点都不像个Nai娃娃,瞧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快些回去吧,擦了药赶紧睡下,我就送到这里了。”他又恢复了以往的神采,凤眼轻挑,淡笑着离开。

我看着他单薄的身影行走在夜色中,好像快被黑夜给香吃了一般,他不想让我离开他,想必是为了今天太子跟他要我的事情吧,心里一阵心疼,对着他离去的身影大喊,“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他的身影顿了顿,却也不转身,朝我扬了扬手,转眼消失在夜色中。

可是第二日早晨我去前院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一些丫头们在窃窃私语。

“昨天晚上进来的刺客是干嘛来的?”

“听说四皇子见了他腰上挂的笛子竟大发雷霆,亲自去抓那个刺客了!“

“那刺客肯定被四皇子杀了吧!我昨天看见四皇子的脸色都快被吓死了,四皇子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刺客已经逃掉了!但是我听说四皇子把四个多月前刚进京的杂耍班子给杀的一个不留!”

笛子?刺客?杂耍班子?我打了个趔趄,手上给南清寒端的粥掉在地上,那些丫头们听见声音都住了嘴,不再说话了。

杂耍班子被他杀的一个不留?我脑子乱哄哄的想着,那刺客莫非是南君怀?天哪!!!我飞快的跑向枫林院,疯一般的找南清寒。

“离兮,你这是干什么啊?”杨朔见我像着了魔一般,奇怪的问道。

“南清寒呢?他在哪?!”我几乎是喊着问出了这话。

“主子一早就出门了,说是办事去。你这么着急找他,还敢直呼主子的名讳,到底是怎么了?”莫言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问道,“他是不是把杂耍班子里的人全部杀了?”

杨朔一愣,有些不自然的看着我,也不答话。

“莫言,你说。”我看着莫言。

“这事你还是不要过问为好,”莫言也不多说些什么,“等主子回来你问主子吧。我只能告诉你,有两男一女逃了。”

我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抱着最后一丝奢望问道,“其他的那些小孩们也都被杀了么?”看着莫言点头,我已经无力再说任何话了,任由杨朔和莫言将我扶进屋里。

南清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我坐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枫林发呆,他站在我身后,也不说话,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也不睬他,月亮早已挂在夜空了,屋里却是暗暗的。又呆了半晌,他从身后将我环住,靠在我耳边轻声呢喃,“小离,我是有苦衷的。”

我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狠狠地甩下,依旧不言不语。他转身,轻叹一声,离开了,竟是一夜都没有回来。

接连几日南清寒都没有在枫林院过夜,偶尔几次过来看我,我也只是冷冷的不理睬他。终于,他爆发了。

“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低声下气?”他咬着牙,声音嘶哑,眉眼之间净是憔悴,“你不要以为对我不理不睬我就拿你没办法,他们不过是几条人命,据我所知,你是失忆过的,他们对于你来说根本就是陌生人,你何必因为他们对我这般态度?!”

陌生人?几条人命?“哈哈,南清寒,原来你早已经把我调查的清清楚楚了,”我目光一冷,歇斯底里的喊起来,“他们不过是几条人命?他们不是人么?他们和你一样!凭你心里不爽就要全部的人跟着丧命,你觉得你很伟大么?你简直就是恶魔!你的人Xing哪里去了?他们一群小孩子又惹到你什么了?你,你太狠心!”说到最后我竟然忍不住哭起来,想起田豆,想起小莲,想起他们天真无邪的笑脸,我真想把眼前这个人给碎尸万段!!他究竟有什么资格决定别人的生死!!!!

“还不是因为你?!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他捏着我的肩膀,凤眼里布满了血丝,“若不是那个叫南君怀半夜出现在我府里,他们何至于死?你要知道,当时太子也在场!要杀他们难道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他的一语将我震到,“难道还有太子的想法?为什么?!!!”我怒斥着,丝毫不明白他们为何这样做,他惨然一笑,放开握着我的双手,落寞的转过身去,似是低语,又像是在嘲笑些什么,“你以为太子为何这样做?”

难道是为了我?我笑,可能么?他可能为了一个初次见面的小毛丫头赔上十几条人命么?我不是不相信自己的魅力,而是我不相信一个站在权利最顶端的男人竟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他的这份“在乎”来的太突然了,我不得不防!然而南清寒呢?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南清寒见我不说话,问道,“怎么不说话?”

我抬眼淡淡的看他,语气也是淡然,“算了,是我反应太大,他们对于我来说确实是陌生人,我犯不着因为他们得罪了你。”

他似乎是没料到我会这样回答,半晌才有反应,“你别忘了,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说罢又将我轻拥在怀里,久久不语。

此刻我的脑子乱哄哄的,就这样任由他抱着,只想一觉醒来这一切都是梦,但是现实就是现实,一点也不给你喘息的机会。他们死了,那些天真的可怜的小孩们死了,我心里淡淡的想着,突然变成一声怒吼,他们死了!!我自私的想着这一切都不是因为我,可是事实呢?从我被南清寒买下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生命就已经飘飘摇摇了,南君怀的出现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他来王府一定跟我有关,真正的引子是在我这里啊!我越想越觉得自己十恶不赦,我有什么理由对着南清寒发脾气?!

“我有些累了,”我声音略显疲惫,从他怀里出来,向我的小床走去,“你累了一天,也早些歇息吧。”

他立在窗前,对我笑着,“我还不累,等你睡着了我再睡吧。”

我不再说话,静静的躺着,睡意渐浓。

清晨起床的时候,南清寒已经不见人影了,我刚走出房门,就看见南清寒和南影墨正往这边走,南影墨朝我笑笑,还未走到跟前就对我说:“听清寒说你这几日心情不好,所为何事?”

哈,明知故问么?我笑了笑,答道:“回太子的话,离兮没什么事。”

“哦?是吗?”他已经走到跟前了,“那你陪我们在这院里走一走如何?”

“我看行!”我笑着回答,南清寒瞥我一眼,便转身跟着南影墨走了,我赶紧跟上他们,不敢与他们并排走。

原本就已经很红的枫叶映着两个美少年愈加显得妩媚无比了,南影墨回头笑笑看我,“丫头,你来我旁边!”

我走过去与他并排走,谁想他一把拉起我的手,笑声更大,“哈哈,我刚刚又向清寒说要讨了你,他却让我问你的意思,你愿意么?我那里可是要什么有什么!”

我赶紧不动声色的抽回我的手,讪笑着,“离兮已经在这里住习惯了,还是住在这里为好。”

他又笑了,但是这次的笑显得很冷,可他的表情依然是充满阳光的,“哦?我那里可是有个好东西,你不要去看看么?”

“是什么?”我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逃了那三个人里面有个女的被我抓到了。我刚以为你有兴趣去看一看呢,现在看来你是不愿意去咯。”他装模作样的扇了扇扇子,我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的想去,可是我又不能离开南清寒,我瞄了南清寒一眼,他正冷冷的看着我。

“哦,离兮还是不要去了吧,”我低头不看他们两个,“离兮对他们没有兴趣,还不如在这个院子里逗猫猫狗狗玩呢。”

“哦,那我便把她处死算了。”他语气异常的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