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魅首席甜心妻

更新时间:2021-01-13 09:19:30

邪魅首席甜心妻 已完结

邪魅首席甜心妻

来源:落初 作者:西座 分类:言情 主角:左兮左小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西座的原创小说《邪魅首席甜心妻》,主角左兮左小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十年前,孤儿院。他,一身笔挺范思哲西服,挺拔颀长。邪魅的黑眸,一眼,便从人群中,发现了她。骨瘦如柴,个子瘦小,却有一双如小鹿般灵动的水眸。“跟我走。”薄唇轻扯,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她怯怯的,缩了缩身子,圆溜溜的眼珠,悄悄看他。抬眸,用力的点点头。她喜欢他,从第一眼开始,就是一辈子。十年。她蜕变成了妩媚的女人。他,却依旧帅气,邪魅。她听人们说起他,一个冷酷狠戾的霸道总裁。但那是对别人,她是特别的,于他而言,对不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安。”

清晨。

碎金的阳光,夹着一层迷蒙的薄雾,透过那层层叠叠的密实窗帘,洒进光滑的深红色红木地板。

墨蓝色的巨大床榻上,柔软蓬松的羽被,被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

好舒服,好温暖,好软。

一只纤细的手,在光滑的“床褥”上,满足的抚摸着,磨搓着,小小的瓜子脸,露出一抹十分靥足的惬意。

小巧圆润的鼻翼间,清晰的溢进清新的味道,那熟悉的体味,夹杂着淡淡的青草香味,还有古龙水的男人沐浴香气。

如她闻了十年的,味道,如此一致。

“唔。”好香。左小安闭着眼睛,张开双臂,用力的抱住身下的“抱枕”,将小脸在上面左右的轻轻磨搓着。

这是她的习惯,似是从母胎里,便带出的习Xing。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靥足的扯唇,渐渐的,睁开了迷蒙的双眼,咦?

眼前是一抹深蓝色的纯粹,似乎……还有,蜜色?

如小鹿一般的妙眸,蓦地睁大了,左小安的脑袋里瞬间短路,渐渐的恢复了意识。

她,她正趴在爹地的身上,而且,离他Xing感的锁骨,好近,好近。

心,蓦地,开始狂乱的失了频率。

But,她惊愕的发现,爹地的大掌,正环住她的纤腰,炙烫的温度,仿若灼伤了她的肌肤一般,即使,实际上,还隔着一层浴袍。

一抹甜甜的笑意,浮现在那娇俏欲滴的菱唇边,爹地并没有抗拒她。

对不对。

她放轻了动作,撑起一只手,抬眸,视线自从那结实的蜜色胸膛渐渐的移到了Xing感的锁骨,那如雕塑般的下颌。

坚毅的下颌上,冒出了细细碎碎的青色胡茬,为那白皙的俊脸上,增添了几分成熟的慵懒。

好美。

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碰了碰青色的小胡茬,指腹上,传来刺刺尖尖的感觉。

如水漾般的眼眸,弯成了弯弯的月牙一般,浅浅的梨涡,浮现在粉嫩的双颊上。

她喜欢这样的爹地。

爹地是个有洁癖的男人,很自律,很自制。

他永远都很爱干净,西服永远都是笔挺崭新,连皮鞋也是一尘不染。

虽然有琐碎的青青胡茬,却依旧如此的俊帅邪魅。

视线,随着那完美的下颌,往上看去,落在那玫瑰色的薄唇之上。

如此凉薄的唇,有着完美的唇型,Xing感,迷人,他习惯扯左边,邪魅若蕴涵深意。

指腹,悄悄的,自那刺刺的青色胡茬,上移,覆在那柔软的唇上,一瞬间,一股冰凉的刺激,源入指尖,似深入骨髓。

她的心,开始跳得慌乱,跳得失措,双颊渐渐的染上了一层绯红。

撑起身子,她轻轻的往上移,不让动作将他吵醒,眼眸盯着那近在咫尺的薄唇,贝齿轻咬下唇,眼眸中划过一丝笃定。

她低下头,渐渐的,迅速的,在那凉薄的唇上,轻轻一吻,冰凉与炙热在一瞬间碰触,心莫名的断了跳动。

一抹狡黠的侥幸,使得她眉开眼笑,她吻了他,呵,虽然,他不知道。

但,心里,却像是涂了厚厚的一层桂花蜜一样。

悄然的,将他放在她纤腰上的手,轻轻移开,她撑起身子,小心翼翼的,爬下床榻。

时间差不多了,今天不是周末,还是需要上课。

甜蜜,溢满了心头,她踮起脚尖,跳着曼妙的舞步,华尔兹,圆舞曲,滑出了安谧的房间里。

咚咚咚。

轻巧的上楼声,渐渐的消逝干净。

而,在墨蓝色的床榻上,那双墨绿色的深眸,正渐渐的睁开,滑过一抹高深莫测的深意。

邪魅,纯粹。

一天,其实过得很快。

对不对?

将课件保存在U盘里之后,左小安将一些必要的备课文件整齐的摞好,放进包里,便走出教室,往大门口走去。

“左老师再见。”

“老师再见。”

一路上,同行的学生们蹦蹦跳跳的经过她身边,成群成堆,三两协办,小小的年纪,总是一大堆的活力,洋溢的青Chun。

“再见。”左小安挥了挥手,精致小巧的脸上,剔透若婴儿般的诱人肌肤,在璀璨的夕阳迟暮下,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橘色晕染。

她喜欢迟暮的时节。

淡淡的色彩,足以渲染全大地。

淡雅,清新。

和门卫大爷告别之后,左小安拎着包,小跑几步,正要赶上即将变成红灯的人行横道,却蓦地,听见一旁有一声糥糥的小声音,甜甜的,在她耳边响起。

“左老师。”

她停下了脚步,惊愕的回头,却发现薛晓琪——她的学生,正趴在一辆车子的后车座车窗上,一双粉嘟嘟的小手,开心的晃啊晃。

左小安浅浅的笑了,转身,往路边停着的那辆墨蓝色的法拉利走去,炫酷的车型,吸引了周遭团团的目光。

“晓琪。”她俯下身,靠近车窗,好让晓琪能够不费劲的抬起头,视线与她相持平,温柔的将晓琪额上被风吹乱的刘海抚平,“回家吗?”

“恩,左老师,你看,我爸爸来接我了,爸爸说,今天要请我去吃麦当劳呢!”稚嫩的小脸上,无法掩饰的透露着无比的兴奋,足以看出一个孩子的快乐有多么的强烈。

左小安顺着晓琪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在车子的驾驶座上,正坐着一抹高大挺直的身影,从她的角度,可以看见棱角分明的刚毅侧脸。

挺直的鼻,英挺的剑眉,紧抿的薄唇。

他的棱角比爹地的偏硬冷,爹地的,多了几分阴柔,妖孽般的邪魅气息,温润优雅,如翩翩贵公子一般。

“哇,晓琪的爸爸好爱晓琪呢,工作那么忙,还是陪晓琪去吃麦当劳哦。”左小安亲昵的抚了抚晃着两条小辫子的晓琪,在她看来,能够让一个简单的孩子充满欢乐,就是一件极其有意义的事。

看来,这男人不坏。

信守了她和他之间的约定。

“嘻嘻,谢谢老师,自从我们打了那个约定之后,爸爸真的对我很好呢。”晓琪将车窗开到最大,转身,弯身去探右边座位上的粉色卡通书包,肉嘟嘟的手拉开书包的米老鼠拉链,探进书包里,似摸索了一番,掏出一根大大的棒棒糖,递给她,“老师,送给你。”

“老师不用,晓琪吃就好。”

“老师,这是我爹地特地买的哦,有这么多。”晓琪拉开车座旁的小储藏盒,里面整整齐齐排满了不下一百个的棒棒糖,各式各样的,颜色缤纷五彩,十分诱人。

看来,那个男人并不迂腐。

不过,这也买得太多了吧。

“不说了,白白。”左小安将包举起,放在头顶,大步的朝马路对面跑去,纤细的身影在霹雳的大雨中,显得十分的瘦弱。

雨水倾盆从她的头顶冲刷下来,将那缱绻的发丝淋个湿透,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淋得没有一处是干的。

脚上的白色罗马鞋里,脏脏的泥污、脏水真是无孔不入,顺着一道道缝隙,钻进去,将那如葡萄般的小脚趾上面布满了触目的黑色。

顾不得衣服鞋子,左小安护住包包,一边看着两边的车子,一边跑向马路的那一边,终于快要跑到公车站牌那儿了。

只要躲在那块招牌地下,就OK了。

而,蓦地,她的手被人从身后一把捉住,一把黑色的伞带着几分肃穆,笼罩在她的头顶。

惊诧的抬眸,却对上了那双漆黑的深眸。

是他。

“我送你回去。”冷冷几字,夹杂着冷冰冰的雨水,淋湿他昂贵的意大利手工西服,顺着笔直的斜纹,直直的流淌下来。

冷冷的黑伞,一大部分都是倾向于左边那纤细的身影,修长的手不自觉握紧了钢管,往她那儿倾斜。

而,露在伞外的宽厚肩膀,即使被雨水冲刷,却依旧笔挺,肃穆,如颀长的身影一般挺拔。

“没关系,我……”左小安回过神来,朝公车牌指了指,却发现回家的那趟公车正迎面驶来,“公车来了,我要去赶车,下次见,晓琪爸爸。”

她正要甩甩手上的湿润,缩起脑袋,躲进衣领里,正环抱起包包,却被那道高大的身影拦住了脚步:“不要倔强,我送你。”

额。

她不是倔强,好不好?

左小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湿漉漉的衣服和鞋子,不但脏兮兮的,而且都湿透了,一般人都不喜欢别人弄脏他的车,尤其,是这个男人把。

一副冷酷的大总裁模样,他对助理秘书都那么狠心冷淡,何况是她,根本和他没那杆子关系。

比起爹地,眼前的这个男人,更让她难以琢磨。

晴雨不定的个Xing,似一只慵懒倦怠的猎豹。

“我,我……”她正在脑袋里找点理由,却被那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被他大步扯向马路那边,急急的脚步,歪左,她奋力的甩甩手,却是徒劳。

被他一把推进了后车座里,左小安正要破口大骂,却被一旁的晓琪递了一张纸巾:“老师,你身上都被雨淋湿了。”

“谢谢晓琪。”

左小安郁闷的接过干净的纸巾,开始擦了擦被雨蒙住的脸,恶狠狠的瞪着径自坐上驾驶座里的宽厚背影。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