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药石生香

更新时间:2021-02-22 18:44:59

药石生香 已完结

药石生香

来源:落初 作者:青琉落尘 分类:言情 主角:秦侯府 人气:

《药石生香》由网络作家青琉落尘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侯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前一世的抱病而亡,让她格外珍惜这一生;  借着聪明才智,努力摆脱为人奴婢的身份;  虽无点石成金之能,却有遍植草药之才;  何首乌,人参,红景天,太岁,瞧,她种的可都是上等品哦!  -------------  感谢无名指的束缚倾情打造的封面!  本书预计下个月繁体上市,出版名《妙手生药香》,台湾的朋友可以关注下,谢谢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牙儿开始忙碌了起来,不知道是对自己手下能有草药幸存感到震惊,还是因为街上看到那逃奴的的悲惨,她突然像是有了方向一样,开始忙碌。平日里,是帮着蔺婆子各院跑腿,闲暇的时候,她却是有了自己要做的事情。

大少爷那边去了几次后,月牙儿就跟大少爷身边的丫鬟阿茶,知道大少爷是个爱读书,月牙儿便是托阿茶借了几本史记方面的书,她是拿蔺婆子做借口的。这陈国的文字便如自己所了解的古代一样,都是繁体字,又没有断句符号,看着有些累,但这对她来说,便不是大问题,前世她学的是中医药,也经常会找一些古书对中草药的记载,繁体字对她便无障碍。除了历史方面的书籍,她还借了律典,风俗方面的书籍。这之前打探的,比起白纸黑字记载,就真的差了很多。

厨房那边,王家娘子跟香草儿对她都是挺好的,月牙儿是托了王家娘子外出的时候,买些草药种子回来,她在实验,也是验证自己心中的困惑。

蔺婆子是不会管月牙儿做什么的,天冷的时候,蔺婆子是忙着给花田保暖,开Chun了之后,她又忙着给花花草草松土,对于月牙儿私下所为,她都是睁一只眼,这时间过的很快,便又是到了来年的夏天。

月牙儿十三岁了,身板还是很单薄的,但是身子却是拔高了一些,而这一年下来,肤色也变得白皙了许多。她站在房门口,看蔺婆子又在花田忙乎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蔺婆子就是能一门心思地整个人沉浸入花田中,仿佛那些花木是她的命一样。对于蔺婆子的身份,她依旧是没有打探的出来。候府的人对蔺婆子总有些讳莫如深。她抱着怀里的书籍,这又该去还了,阿茶还打趣她说,她都快把大少爷书房里的藏书都翻遍了。

“蔺大姐,我出去下!”来到蔺婆子跟前,月牙儿开口说道。

“嗯!”蔺婆子也没有多看月牙儿一样,只应了一声。

对于蔺婆子的态度,月牙儿也是习惯了,说来惭愧,这候府的人对蔺婆子的名讳都是不知道的,更不用说年岁来历了。她唤蔺婆子大姐,也是唤习惯的,其实觉得跟蔺婆子这样生活着,也是不错,但是心底还是有些遗憾,她总觉得自己该有一番作为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总想做点什么。

而她也是验证了自己这双手的独特之处,那些普通的花花草草,不管她是简单的浇水,还是施肥,都会导致花木死亡。但是对于草药就不一样了,她拿了三七,何首乌,半夏,少辛做实验,她若精心对这些草药护理,竟然能改变它们对生存环境的适应,还能改变这些草药的生存周期。那本该三年成长的三七,最好居然一年不到就可采摘了。这一系列的发现,都让月牙儿心底有一种欲望,那就是离开候家,一长所长,能够让自己这双奇特的手,能够实现应有的价值。

这一些她都是藏在心里的,她无人可说,也无法述说,若是谁知道她这双手的奇特之处,只怕她也没办法在候家生存了,或者,是被当成异类一样落得个尸骨无存呢!这一切的一切,她都藏在心底,那几株草药,都是贴着墙根种的,蔺婆子不识得,也便不曾管。

怀里抱着书,月牙儿是走在候家的小道上,也发现今天似乎人有点不寻常。看到熟识的人,便是开口喊道:“常喜,怎么匆忙的样子?”

常喜是候家的家丁,哪里要帮手,就去哪里的那种。见着月牙儿,便是走进,只听他笑着道:“明天远房的表公子要来家中借宿,大伙儿在打理呢!”

“是要宿在哪边?”月牙儿也是随意问道。

“在西南偏院,听说这表公子也是饱读诗书,好像老爷是要他来教导二少爷跟二小姐呢!”常喜回道。

“哦!”月牙儿回了声,真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月牙儿,怎么总见你抱着书,你识得吗?”常喜好奇问道,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怎么会识得,这不是我要看的,是蔺大姐要看的!”她便是拿了蔺婆子做挡箭牌。

常喜也没怀疑,再说了两句便是又去忙了。月牙儿便是抱着书又是往大少爷院子而去了,这刚进院门,她便看到大少爷受捧书册,在院中踱步,翠竹凝绿,那一袭白衣的大少爷一手扶手,一手执卷,便如一道风景。走入院内,便又看到绿衣少女阿茶在一旁石桌上奉上一壶茶,这方景致,甚是怡人。

候月白看到了进入的月牙儿,也看到了她怀里抱着的书,便是看着月牙儿道:“你就是那个借书看的丫头?”

月牙儿以往都是跟阿茶打交道了,正面跟大少爷接触也没有几次,这听大少爷问话了,便是上前屈膝行福礼道:“奴婢月牙儿见过大少爷。”

“抬起头来让我瞧瞧,这爱看书的丫鬟是个什么模样?”候月白开口说道,口气和气轻快,可见今日心情不错。

月牙儿抬起了头,她梳着候府丫鬟统一的发饰,还未及笄,便是留着齐刷刷的刘海,头顶两旁扎着两个圆髻。大少爷长的眉清目秀,她是知道的,这再次这么近的看到,月牙儿更觉得大少爷长的甚是俊美的,那周身气质也是读书人般的温润。“回大少爷的话,不是奴婢爱看书,是蔺大姐托奴婢来借书的。”

“呵,你这话连阿茶都哄不过,蔺婆子才不会看这些书呢!你是叫月牙儿是吧,长的不错,这跟在蔺婆子身边也是埋没了,要不,到月白身边伺候?”大少爷候月白笑着说道。

月牙儿吓一跳,大少爷说她长的不错,是眼神不好吧!不过,她才不要去大少爷身边伺候,这古代少爷跟丫鬟,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她还不如跟着蔺婆子呢!“承蒙大少爷厚爱了,月牙儿就一粗使丫鬟,不敢冒犯了大少爷。”月牙儿推辞道,脸上神色也是很郑重。

“呵,你这丫头还真有趣!”候月白笑道,转身对身旁的阿茶道:“阿茶,你一个人会不会觉得太孤单了?”

阿茶笑着说道:“大少爷,你就别取笑月牙儿了,你也知道蔺婆子的脾气,跟她抢人,她以后就不给你花了!”阿茶说着便是对月牙儿眨了眨眼。

“这可不行,那这人我可不敢要了!”候月白这忙是说道,“不过,月牙儿,以后别人问话,你可别这样只盯着人看,特别是老爷问话的时候,知道吗?”突然,候月白的神色有些收敛,看着挺是认真道。

月牙儿眼中有疑惑,但看候月白身后的阿茶点头,她便也是点头道:“奴婢谢大少爷指点!”

“这次你又要借些什么书?”候月白见月牙儿听进去了,便是开口道。

“奴婢不敢了!”月牙儿也不知道了,好像她看的差不多了。“奴婢还有事,那便先告辞了!”她觉得今天的大少爷有些怪,平日了不是大少爷很少见到的吗?

候月白也不强留,就让月牙儿走了,待人走后,他开口道:“阿茶,你说这丫头怎么变化那么大,似乎越来越好看了!”

她身后的阿茶吃吃笑了笑道:“大少爷,若非,这就是你所说的腹有诗书气质华?”

候月白摇了摇头,他是极爱惜自己的书的,头一次的时候,阿茶说蔺婆子要借一些关于史事的书,他便是奇怪了,但还是借了。这第二次,又是来借书,他便是躲在窗口打量了月牙儿,那个细细瘦瘦丫头看着不是特别的起眼,只拿过书的时候,脸上明显是有笑意的。再是第三次第四次,每一次见那丫头,似乎都有些变化,白一点了,高一点了,脸上的肉也多一点了。今日,这么近的看这丫头,心里倒有些吃惊,其实是个很好看的丫头啊,脸上已经有些肥嘟嘟了,是少女特有的。那双眼睛,清亮无比,若是能再白上几分,好好打理下,是个极好看的丫头。

今日他也是随口说说而已,倒真没想到放自己身边,在蔺婆子身边还是安全些的,这丫头以后若是长开了,怕是要麻烦啊!“我自己的烦心事一大堆,哪还顾得上这些!”候月白摇着头自语道,“希望她是个聪明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