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尊师挚宠:倾城捉妖师

更新时间:2021-04-06 22:39:56

尊师挚宠:倾城捉妖师 连载中

尊师挚宠:倾城捉妖师

来源:落初 作者:桃柒三千问 分类:言情 主角:商羽曲梦 人气:

《尊师挚宠:倾城捉妖师》是桃柒三千问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尊师挚宠:倾城捉妖师》精彩章节节选:她,死而复生成了灾星邪煞,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他,惊才绝艳的天才捉妖师,桃花遍地却孑然一身。不是冤家不聚首,不是情缘不碰头。孤星救了邪煞,邪煞好像不领情,于是……“那你到底要不要假扮我徒弟,跟我走?”他笑意盈盈将她抵在墙角。“什么啊,没想到你是这种吃完豆腐,还要连盘端走的捉妖师!”某羽摸摸被人揉痛的腰忿忿不平,“这种赔本生意我绝对不做。”“那可由不得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南宫子墨。”黑衣人刻意压低了声音,还是让蹲在墙头的商羽听到之后觉得毛骨悚然。

等等……南宫子墨……

原来,莫公子的真名是南宫子墨,姓南宫,这复姓真不多见。不过他也是厉害的人物,琴弹得好,打架居然也很厉害。商羽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视线一刻也不敢离开。

“幸会,妖界左护法枯木。”南宫子墨同样轻易地报出了来人的名号,脸上毫无惧色。

“八年前,那一场大战没有与你交手实在是遗憾呀。”枯木说到,只是隔了斗篷多少觉得有深不可测之感。

商羽震惊极了。对于八年前的事情,简直如刀刻一般留在她的脑海里。妖界作为吃亏的一方,护法说起来居然云淡风轻,而且又怎么会和子墨有交集?

这些疑问让她不由得更想仔细听下去。

“左护法应该不止交手这么一点目的吧?”子墨的白袍被风吹起一角,身上却平淡的毫无杀气.

“剩下的,你我交完手再说把。”枯木的头微微抬起,露出一个笑容。斗篷恰好遮住了眼睛,遮不住他的绛紫嘴唇,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诡异异常。

话音刚落,他的手上忽然出现黑色的锁链,黑光漫天,扑零零的一阵劲风,竟有排山倒海之势,向对面的人影强势袭来。南宫子墨看这凶险的阵势,居然纹丝未动。只是他单薄的身影看起来此刻不过苦海里的一叶小舟。

商羽一边攀着瓦片,一边将身子往后缩着,心简直吊到了嗓子眼。

“这样打斗倒是毁了民居,真是可惜了。”南宫子墨没有后退,而是祭出一垛空气墙,生生地抵住了那一片黑光极速袭击。而他自己本身却如一片月光一般,轻盈没有任何痕迹。对峙时,琴音化虚为实,如丝线一般密密穿梭其中将空气墙变成了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

商羽看得呆了,她不知道南宫子墨还有如此神来的能力。

枯木也自然不会如此罢休,黑光更盛,锁链纷纷击打发出嘭嘭的响声。击落的碎片居然又化成无数的黑火,在风力的作用下,纷纷旺盛起来。

子墨单手抚琴,空气墙间灵光大放,好像水中静莲楞是纹丝不动。

商羽从他们的架势也看的出,这次交手凶险万分。更何况南宫子墨为了不伤周围的民居,几乎是尽全力站在原地与枯木抗衡,半点也不敢挪动。失去了位置的先利,他的胜算会不会大打折扣?商羽本就心急如焚。

忽然,枯木的嘴角微微一松,这种紧张状况下的异常动作让商羽的心一阵锁紧。

商羽没来由的脚下一滑,紧接着一块瓦片掉落在地上发出噼啪的声音。

枯木忽然转势,目光咄咄逼人。

这时候商羽再想躲回暗处已并非易事。这时,商羽想起永夜的话,他说的大事大概是指这个。

看来只能,寄希望于:枯木对自己并不感兴趣。

商羽深呼吸一侧头,看到枯木明明转势向自己,突然又用黑光击向子墨。是声东击西!

她的心再次提到嗓子眼,子墨千万不要有事啊……

这时候,商羽赫然发现子墨已经发现她了,也正看着她。“快小心啊!”商羽用了最大力气,深怕子墨因此中了计!

商羽更没想到的是,枯木虽然已向子墨发招,但他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直接将另一团乌黑的光影朝她扑来。

妖果然做事狠绝。

商羽无暇再做多的思考,干脆心一横,直接跳下围墙,背对着枯木,朝子墨推去。如果只能活一个,无牵无挂的她也没有理由成为幸运的那个!她看到子墨漆黑的眸子里的一丝不定,翻涌的白袍,还有伸出的手。

后背忽然如同炸开的焰火一般,生生将她痛得陷入一片黑暗。

……

没有预料中的天堂或者地狱,商羽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个柔弱的陌生床铺上。

“什么……你说你救了个姑娘……”

门外忽然一片嘈杂,商羽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人已经跳着进来了。看清楚来人以后,商羽差点也被惊掉了下巴。

“哟……这不是那个长得还不错的小情人嘛。”茶衣男子眼睛都快笑成月牙桥了。

“什么小情人……嘶……”商羽倒吸一口冷气,后背还是疼的不行。

“怎么,他不要你了吧?我就说嘛,那时候急呼呼要带你走,铁定要出事……”茶衣男子抱着剑,不停地摇头叹气,一副不听老人言的样子。

商羽正想反驳,门外却响起另一个声音。

“姜楠。”

干净好听的声音,只是简单两个字,也像是一弯清泉流进心窝,商羽心里的不安定消散了一大半。

下一秒,这个叫姜楠的茶衣男子居然不情不愿地退出去了。

取而代之的,是白衣无瑕。

“还好吧。”南宫子墨立在床前,用仙姿绰约形容也不为过,商羽从未用这个角度看他,居然一时忘了疼痛,心里满满的满足感。除了,有一点小罪恶啊。

“还好……总之,莫……南宫公子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商羽越说越轻,在他面前任何的强势、自主都通通消失不见了,有的是只是一个小女子常有的心态。

“想必是枯木并没有使用全力,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让我看看。”子墨说得一脸严肃,却仍然商羽诊脉,颀长匀称的手指,轻轻搭在手腕处。商羽只觉得手腕似痒非痒,脸反而有些发烫,他还会什么呢,要不要这么强大?

屏住呼吸怔了一会儿,她才发现子墨早就收了手。

“不过,仍是伤了脏腑,要调养许久了。”

商羽抬起头看着子墨好一会儿,心猿意马。

“商姑娘?”子墨说了一半忽然发现了正在发呆看他的商羽,竟有些恍惚。

商羽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直勾勾盯了人家许久,只能假装咳嗽掩盖蠢事。但她一咳嗽牵动背后伤就疼的龇牙咧嘴,反而更蠢了。

子墨轻轻叹了一口气,“你放心,我没事。”

商羽心里一暖,他是猜到了自己在担心他吗。

“不过,那天已临近子时,商姑娘你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那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