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媚爱无双

更新时间:2021-04-06 22:46:28

重生之媚爱无双 连载中

重生之媚爱无双

来源:落初 作者:独木无心 分类:言情 主角:蓁蓁姚 人气:

主角叫蓁蓁姚的小说是《重生之媚爱无双》,它的作者是独木无心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姚蓁蓁信错了人,也爱错了人!重生后她发誓此生决不为妾。可在这个姬妾如衣物的年代,姚蓁蓁长的美不是她的错,但她身份卑微就是她的不对了!于是,她决定要给自己找一个靠山,可怎么靠着靠着这心也不自主的靠上去了呢?都道情之苦,勿言悔终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姚家小姑莫气,我只是想让大家在你的身上在领略一下你姐姐的风采罢了,我观你倒是比你那姐姐长的更剩三分呢。”骊姬笑着说道。

哼,一个姬妾而已,不过凭着齐公的宠爱,就敢这般放肆,还真当她姚蓁蓁好欺负不成。

“我记得姚洵美当年便是一舞倾城,把魏大公子可是迷得神魂颠倒,你可是会些什么?竟能让我们的魏大公子追了上来,还试图亲自把你带回去!来来来,姚家小姑也让我们众人都跟着开开眼界啊!”骊姬嘴角扬起一抹算计。

“哈哈,我倒不知骊姬都离开魏阳城许些时日了,竟还这般惦念旧主,你也不怕伤了齐世伯的心?”姚蓁蓁不温不热的说道。

这骊姬如此作风,可不就是因为嫉恨姐姐的美貌,埋怨姐姐夺走了魏权的宠爱。

“你......老爷,我没有。”骊姬一听,脸色大变,连忙扑至齐公跟前,含羞带怒道。

“哦?那为何骊姬对过往如此这般念念不忘?”姚蓁蓁继续不依不饶道:“姐姐是美,可她能得魏公子的看重,也是因为她蕙质兰心,够贤良淑德。”

“哼,若不是凭着她的那张脸,以及会些勾栏之术,魏公子能多年专宠与她?”骊姬大声质问道。

“骊姬,我虽敬你是齐世伯的人,但我姐姐的名声也不是可以让你这般污蔑的?”姚蓁蓁本来听道她这般说姚洵美,声音有些凌厉,但转念一想,她便又笑了:“骊姬,我就不明白,我姐姐乃魏公子的人,魏公子宠她也是应该的,你怎么就这么见不得魏公子对其她的女人好?怎么,莫非你还对魏公子念念不忘?所以才会这般吃醋吗?”

“你.......你休要血口喷人,老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她怎么可以这般污蔑妾?”骊姬一听,姚蓁蓁此番话对她极为不利,转念一想便立刻梨花带雨的倚在齐公身上,想要一正清白。

“好了,好了,骊姬不过是想要问问你有什么才艺,也好让大家见识见识,你休要不依不饶。”姚蓁蓁竟然敢当众说自己的女人还惦记着别的男人?这简直是伤及了他的脸面。

果然啊,在男人的眼里,解决女人的纠纷的唯一评断,就是只看恩宠,无关正义。

“齐公说的是。”姚蓁蓁一脸冷清的回道。

“哼,那可是我爹最宠爱的姬妾,你敢跟她作对,今后有你好受的。”姚蓁蓁刚一坐下,齐瑶便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

“是吗?那你该提醒一下你爹了,别等着给你爹带了绿帽子,你爹还洋洋得意的把人家当成个宝。”姚蓁蓁也毫不客气的说道。

齐瑶本想发作,却听有人唤道:“王哥哥,三哥哥,你们怎出来了?”

“哼,又一个装模作样的狐狸精。”齐瑶满眼不屑的说道,立马把对姚蓁蓁的怒意转移到了另一个女子身上。

姚蓁蓁听此有些想发笑,这齐瑶合着看谁不顺眼,谁就是狐狸精啊!

“那不是你家姐姐?”姚蓁蓁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过一个庶出的下贱胚子,也配当我姐姐?”齐瑶一脸鄙夷道。

“真是有什么娘,就生出来什么样的东西?就那副模样还不及你呢?还想肖像王家哥哥,凭她也配?”

姚蓁蓁这是第一次听见这齐瑶夸她,却也是用来贬低另一位她更讨厌的女子。

而姚蓁蓁这时才明白,原来竟是因为王尧啊?

果然,齐瑶望着准备坐在王尧一侧的女子,立马站起身冲了过去,走时嘴里还阵阵有词:“不行,我得去看着她点。”

说着,人已经冲到了王尧等人的跟前。

只见,王尧,今日亦是一身白衣锦袍,墨发随意束在脑后。明明是如此简单的装扮,却生生夺走了明月的光彩,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而他一侧身穿锦衣墨袍的男子,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只见他虽五官精致,风流倜傥,但脸上的那一抹不正常白,透漏了他的身体极其虚弱。

唉,可惜了,可惜了这么个翩翩佳郎!

“女郎因何叹息?”齐家五郎一直都在关注着姚蓁蓁这边的情况,但见齐瑶离开,他便立马坐到了她的隔壁。

“无事。”姚蓁蓁换了手中茶盏,端起酒杯,慢慢喝了下去,神情好不落寞。

这莫名的惆怅,来的有些突然!可能想到了前世,可能想到了死,可能因为死又联想到了前世的自己.......

月光如辉。

只见齐家两位小姑围在王家郎君周边,熙熙攘攘,好一番热闹,也逗得王家郎君笑声连连,却终是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要说这齐公也是个勤奋的,身侧姬妾如云,个个貌美如花。可纵然他夜夜当新郎,这结果却是很不理想。

如今他举家迁往江南,却见膝下只有一子两女,香火着实薄弱!

姚蓁蓁连续喝了三杯酒,便起身准备离开。

“姚家女郎可是要走?”齐家五郎见此,猛地扯住她的衣袖问道。

“五郎,男女授受不亲,莫要失了身份。”姚蓁蓁一把甩开他,声音冷道。

“对,对不起,我有些醉了。”齐家五郎反应过来自己此举不妥,立马起身拱手道歉。

“五郎即已醉了,还是早些回去歇息才好。”说着,姚蓁蓁便不再理会与他,转身离开。

好在,众人都在饮酒作乐,倒也不曾注意到她的离开。

“女郎,这齐家五郎今后还是避开些好。”走远后,赵氏开口说道,一想起刚才齐家五郎的行为,便百般不悦。

“奶娘,你觉得这一路以来,我还不够避着他吗?”姚蓁蓁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原来你真的在避着我?说,这一路我对你颇为照拂,你为何从不拿正眼瞧我?”齐家五郎不知何时跟在她们的身后,他突然拦在她们的前面,开口质问道。

姚蓁蓁望着他那通红的脸颊,以及闻到他那满身的酒气,便不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她拿起手中锦帕,遮住口鼻,说道:“五郎这是何意?”

“蓁蓁,你到底为何避着我?难道是我的心意表达的不够明显吗?”齐家五郎一脸痛苦的望着她,质问道。

“奶娘,齐家郎君醉了,你去叫刘叔来,把他送回去。”姚蓁蓁说道。

“不妥,老奴怎能把你独自留在这里?”赵氏蹙眉说道。

“无妨,只怕我们这般僵持下去,事情会更难堪,趁着那边酒席未散,还好行事些,若引来了众人,你可知后果?”姚蓁蓁一脸严肃的说道。

若这齐家五郎当真不管不顾的对她做些什么?再引来了众人,此番怕是说不清了。

大家闺秀,但凡被坏了名声,那今后想要再嫁人,几乎就是妄想。

“女郎小心,我去去就回。”赵氏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齐家五郎,便大步跑去寻刘全了。

“蓁蓁,我欢喜你,真的,从第一次见到你,我便欢喜与你,你今后就跟了我可好?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父亲他们,许你一个贵妾之位,我保证不让任何人欺负你,这一辈子都只宠你一人。”齐家五郎犹如失去理智一般,发誓保证道。

没办法,他是爹膝下的唯一儿子,今后娶的妻子也一定是名门贵女,家世身份都能够配得上齐府门楣才行,她的身份太低微了。

所以,能够许她一个贵妾之位,已经算是他的最大努力了。

“哦?五郎觉得你与那王家郎君相比如何?”姚蓁蓁一脸嘲讽的笑道。

“自是无法比较的。”齐家五郎有些泄气的说道。

“那五郎可是见过那京都第一美人?”姚蓁蓁又问。

“以前随着父亲去过京都一趟,远远见过一回。”

“那五郎觉得我与那京都第一美人相比如何?”姚蓁蓁不依不饶的问道,像是有十万个为什么一般?

“蓁蓁,自是你最美,自从见了你之后,我便觉得这世间女子皆不如你。”齐家五郎说的那叫个情真意切。

“哦?既如此,齐家五郎,我且问你,我长相可比京都第一美人,家世虽抵不上你,却也是名门世家,我为何要做你的姬妾?”姚蓁蓁咄咄逼人道。

“你......”齐家五郎没有想到她竟会这般看不上他,还这般直白的说了出来,他一时难掩惊愕!

“五郎,我姚蓁蓁这一生,绝不为妾,即使命运轮回,时光倒转,我亦不悔今日之言,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了吧?”姚蓁蓁义正言辞的说道。

“哈哈哈哈,蓁蓁,莫要故意气我,我知你有傲气,但是以你的身份,也只能成为捆绑家族利益关系的牺牲品,到了哪都只能做个妾。”齐家五郎觉得自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大声笑道。

他说的姚蓁蓁岂会不知。就她这个长相,等到了宁都,估计就立马会成为有心人利用的对象。

可是那又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此生,她绝不会再让他人左右自己的命运。

姚蓁蓁觉得再这般纠缠下去也没意思,为了让他彻底断了对自己的念头,她刻意说道:“齐家五郎,我即使为妾,也要成为像王家郎君那样贵人的妾,绝不可能做你的妾,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果然,你也看上了王尧?”齐家五郎一脸失望的说道。

“像王家郎君那样的男子,这天下哪个小姑见了不欢喜,我欢喜他,也是人之常情。”说到最后,姚蓁蓁已经有些不耐烦,随便吧,管他怎么想的,只要他今后不再纠缠自己就好。

“你......”

“哈哈哈哈哈,我竟不知姚家小姑子,竟如此欢喜与我?”爽朗愉悦的笑声打断他们的对话。

姚蓁蓁顺着声音望向来人,眸中闪过一丝惊诧。

“郎君。”她冲着来人福了福身说道:“许是五郎醉了,竟在这里说些胡话,眼下郎君既然来了,还请郎君把他送回去。”

王尧望着越走越远的背影,久久未曾回神,随着身后‘砰’的一声重响,这才回头望向倒在地上的齐五郎。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手中折扇轻摇,笑着说道:“有意思,有意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